小说九九 > 戏阎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楔子

  云雾飘渺的山顶上,一幢小木屋中,传来了震惊的嗓音——

  「你说什么?!」

  李若儿躺在床榻上,望着身旁与她年纪相仿的女子,一双澄澈的眼眸盈满了错愕,巴掌大的脸蛋略显苍白。

  上个月初刚满十七岁的她,有着一张宛如出水芙蓉般的容颜,五官细致而美丽。

  相较于她娇俏甜美的容貌,一旁的姜彤云就显得失色不少,尽管那张容颜堪称清秀,但是一站在美丽的李若儿身边,她就立刻失了颜色。

  「若儿,你……」姜彤云一脸不忍与难过,眼眶泛红地望着李若儿,甚至还紧紧握住了她的手,像是想要给她支撑下去的力量。「你……得了一种极为古怪又罕见的病症。」

  「究竟是什么样的病症?」李若儿连忙追问,一向活泼爱笑的她,此刻甜美的脸蛋却挤不出半丝笑容。

  今日,是与她情同姊妹的姜彤云十八岁的生辰,因此她一早就在一名丫鬟的陪伴下,前来探望独居于这座无名山顶的姜彤云。

  午膳后,她们一块儿到山间嬉戏,途中她却不知怎地,身子极为不适,浑身有如烈火焚烧,痛楚难当,最后甚至还眼前一黑地昏了过去。

  刚才她一苏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被带回了木屋,而尽管医术极佳的姜彤云已帮她扎了几针,但她的身子还是虚弱又难受。

  从小到大,除了幼年时曾染了一场急病之外,她的身子一向健朗,很少有什么病痛,更别说是如此严重的不适。那可怕的痛楚吓着了她,也让她深感困惑,不知道自己的身子究竟怎么了?

  困惑之余,李若儿要丫鬟先回去通知她爹娘一声,毕竟今儿个一早出门时,她跟爹娘说过傍晚之前会返家,可这会儿她恐怕得在这里多歇息一会儿,她可不想让爹娘为她的逾时未归而担心。

  丫鬟离开之后,姜彤云再度帮她仔细把脉,并详细询问她的身体状况,想不到竟突然脸色大变,一脸震惊又难过地告诉她——她得了古怪又罕见的病症。

  倘若不是知道姜彤云不会开这种无聊的玩笑,她简直不敢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在她身上!

  「这……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病症……」姜彤云难过地望着她,神情和语气都充满了忧虑。「但是从你的脉象和种种症状来看,确实跟娘多年前曾提过的那种古怪罕症一样,而娘说她有生之年也仅见过一次,是娘家乡的一位妇人患上的。」

  姜彤云口中的娘名叫金雪霓,原是西域某部族族长的女儿,精通医药和奇门遁甲之术,而她不仅是姜彤云的娘,同时也是李若儿的师父兼义母,病逝已有一年多了。

  十二年前,李若儿年仅五岁,在一次随爹娘出远门游山玩水的途中染了急病,当时他们一行人正在山谷之中,要赶回城里至少也得花上一日夜的时间,但她虚弱的身子又禁不起奔波的折腾。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