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戏阎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听了这番话,李若儿的脸色霎时苍白如纸,美眸闪动着惊慌无措的光芒。

  「那该怎么治?总有法子可治吧?」她焦急地追问。

  「这……听娘说,这种古怪的病症无药可治,一旦染上……就只能等死了……」姜彤云落下泪,别开了脸,不忍看李若儿的表情。

  无药可治,只能等死?!

  李若儿的脑中有霎时的空白,彷佛有人拿起巨大的石块狠狠砸向她的脑袋,她又惊又痛,难以承受这个可怕的打击。

  「那……距离下一次发病,大约有多久时间?」她不安地问。

  「我也不知道,但是……听说当初那名妇人,约莫三个月就撒手人寰了……」

  三个月?!李若儿闻言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这也就是说——她的性命,有可能只剩下三个月?

  惶惶无助的情绪狠狠揪住李若儿的心,绝望又无助的泪水蓦地夺眶而出。

  看着她那一脸哀伤脆弱的模样,姜彤云忍不住扑上前去抱住她,激动地将脸埋在她的肩窝。

  「为什么会这样?这世上真是不公平……」姜彤云哽咽地说:「若儿,你说老天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为什么会这样?李若儿也很想问问老天。

  她抱住姜彤云,眼泪流个不停,但她很快地强迫自己振作起来,不许自己这么绝望崩溃。

  「我想……」她哽咽地道:「先别这么绝望,说不定我爹娘会想出办法,会找到人来治好我的。」或许,或许事情没有想像中那么糟……

  姜彤云抬起头来,脸上早已布满泪痕。她摇了摇头,伤心难过地说:「没有用的,若儿,我的医术难道还会比那些大夫差吗?况且,当初那名染病的妇人也看了很多大夫,其中甚至有很多医术比娘还高明的大夫,却全都束手无策……我怕你爹娘和姨父也只能为你焦急难过,在痛苦绝望中备受煎熬罢了……」

  李若儿闻言一僵,美丽的容颜又更苍白了几分。

  一想到会让疼爱她的爹娘担忧难过,甚至是悲恸心碎,善良孝顺的她就于心不忍。

  倘若她的病症真的无药可治,那么让疼爱她的长辈们经历三个月痛苦的煎熬,将来还得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岂不是太残酷了吗?

  好不容易暂时忍住的泪水,再度扑簌簌地落个不停。一向乐观又开朗的她,生平第一次尝到了绝望无助的滋味。

  两个女人伤心地相拥而泣,过了许久,哭声才逐渐停歇。

  李若儿悲痛之余,想起了疼爱她的爹娘,她开口说道:「彤云,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若儿,你尽管说,我一定会帮的!」

  「我染上这种古怪病症的事情,别让我爹娘或任何人知道。」

  「为什么?」

  「倘若我真的无药可医,非死不可,那么又何必在最后的这段期间内,让身边爱我的人为我伤心断肠呢?」李若儿哽咽地说着。

  听着她的话,再看见她满脸的泪痕,姜彤云忍不住再度伸手紧紧搂住李若儿,又是一阵悲痛的啜泣。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