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漠王征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楔子

  一夙恩怨,三世烽火,百年荒芜。

  南朝天征,北战不休,西犯不止,以致国土满目疮痍,民不聊生,王却不闻黎民悲痛哭号,不见苍生水深火热,不问天下国家社稷,唯纵容豺狼当道,歪风邪气,国雨飘摇。

  是以众叛亲离,四分五裂,官逼民反。

  是夜,南朝北头山河套一带,云暗星稀,万籁俱寂,万丈碧茵尽数被黑夜所吞没,天辽地阔间唯有猎猎风声,唧唧虫声,以及鸱鸮翱翔的尖鸣声,然而细听,北方火光处却传来或高或低的欢笑声。

  循着火光而去,就见偌大军营罗列在蜿蜒溪流边,内外皆有篝火照明,木桩打造成的厚墙绵延十数里,正是南朝驻扎在北头山河套一带的边防。

  本该是戒备森严、肃静紧张的军营,在这静谧此刻,却充斥着将士饮酒作乐的狎笑声,以及女子痛苦惊恐的泣吟声。

  风,剎那劲凛,挟着磅礡气势震破满天暗云,撕出天际一弯弦月。

  弦月如钩,冷锐锋芒,恍若淬毒弯刀,一刀旋过,剎那夺命。

  冷冷月色中,就见一抹暗影破空而来,直冲军营辕门,两道银流无声在暗夜中掠驰,喝得酩酊大醉的两名门卫还以为是萤流,完全不以为意,可下一瞬间却忽然双眼爆瞪,气绝倒地,而八方岗哨却依旧无声无息,完全没察觉任何异状,防御之松散,军纪之散漫,可见一斑。

  将弯刀反手藏入袖内,暗影再动,却不若先前疾掣,而是光明正大通过虚掩的辕门,走进灯火通明的军营。

  偌大操兵场上,就见数百名士兵聚在一块儿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整座军营弥漫着浓浓酒气,而衣衫褴褛的女奴们只能任凭吆喝,颤抖的为士兵们倒酒上菜,任他们调戏摆布,甚至就地狎玩,而远方百顶军帐内更不时传来女子痛苦的悲鸣。

  军营不该有女人。

  军人更不该背国叛民,奸淫掳掠。

  冷眸折射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寒光,却在转瞬间隐没,踩着军用厚靴,一名身着军服的南朝士兵绕过操兵场,笔直来到南方粮帐,随手将火炬往帐内一扔,便掉头离去。

  火炬点燃粮草,顺着风势迅速蔓延,相邻好几顶粮帐也遭到波及,八方岗哨这才惊觉事态严重,连忙敲锣示警。

  “不好了,粮帐失火啦!粮帐失火啦!”

  锣声一响,惊得士兵们个个脸色大变,瞬间酒醒了大半。

  “快去打水!打水救火!赶紧打水救火啊!”

  锣声连响,愈敲愈急,所有士兵不敢怠慢,连忙推开身边女奴,提着裤子赶去救火,而沈醉在芙蓉香中的飞虎大将军,也连忙提着大刀奔出主帐,暴跳如雷的指挥救火。

  眼看火势愈燃愈大,一发不可收拾,唯恐女奴会趁乱逃逸,十数名士兵连忙将人驱赶进北方地牢,只是还没来得及清点人数,岗哨又紧急传来锣响,原来是东方马圈也着了火。

  熊熊烈火吞噬着绿草,焚燃着圈栏,眨眼间便成了条巨大火蛇,在暗夜盘据蠕动,上百战马受到惊吓,纷纷昂首嘶鸣,在圈栏内乱踹乱踏。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