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悍将诱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6 页

 

  穆夫人进屋为搁在窗边的药盅添了药粉,待空气里的药香又浓了些,才轻手轻脚退了出去。

  药气随着热气升起、柔柔地在空气中飘散,一声细微的低泣跟着响起。

  「呜……别逼我……我不喝……」

  敏锐地捕捉到微乎其微的啜泣,楚伏雁猛地惊醒,望着榻上的女子慌声问:「蝶双,你觉得怎么样?很痛吗?」

  蝶双被带回小医馆时,除了轻促的呼息外,已失去了意识,看起来就像失去生命的布娃娃。

  但在拥有奇珍药草的穆夫人及擅长处理刀剑伤口的孙允联手医治下,她总算是保住了条小命。

  因为伤在背,她没办法躺,只能俯卧在堆起的软被上。

  接连数日,她高烧不断,让他忧心得无法离开,硬是黏在她身边,替她打理一切。

  楚伏雁听到她的声音,以为她醒了,却发现她没回答,只是迳自哽咽。

  「呜……我要孩子……让我留下孩子……」

  她不断地呢哺,泪似断线的珍珠一颗颗滚落,染湿枕在颊下的软枕。

  「对不住……是娘、娘没办法保护……对不住……」

  听着她断断续续的呓语,楚伏雁的心狠狠一震,接着揪紧。

  她似乎作了可怕的梦……与孩子有关的梦。

  还来不及出声安慰,他又被她下一句话震得无法反应。

  「夫人……蝶双不要名分……不要对蝶双这么残忍……蝶双要孩子……」

  楚伏雁心头倏地窜出一个想法—一难道,打胎是娘的决定?

  这突如其来的领悟,让他串连起蝶双打胎后奇怪的言行举止。

  若真是如此,莫怪她会那样古怪,她自小跟在娘身边,对娘唯命是从,自然不敢告诉他事实。

  「该死!」

  他低咒了声,不懂自己怎么会驽钝到现在才想通?

  夹在娘亲与他之间,她才会为难到不得不离开他。

  「傻瓜,你这丫头,真是天字第一号的大傻瓜啊!」楚伏雁爱怜地抚着她苍白的脸庞,心疼地在她耳边低喃。

  第11章(2)

  似乎被他不断在耳边吐出的低喃干扰,她挪动身子牵动伤口,强烈的痛楚让她的意识陡然清醒。

  「唔……好痛……」

  闻声,他急问:「怎么样?很疼吗?」

  她痛吟了声,却因太过虚弱,声音气若游丝,教他心痛。

  听到熟悉的声嗓,蝶双勉强挤出声音。「大、大少爷……」

  「我在。」楚伏雁紧紧握住她冰凉的手。「我、我去唤大夫来。」

  他想起身,握在掌心的小手却软软地反握住他,充满恐惧地开口:「大少爷……蝶双不、不痛,可不可以让蝶双……好好看……看你……」

  像作了个好长的梦,她想起自己决定离开主子、想起失去的孩子,心好惶然。

  楚伏雁回到她身边,叹息。「你这傻瓜,等你伤好了,想与我看一辈子都行,何必逞强呢?」

  握住他宽厚有力的手掌,感觉掌心的温暖,蝶双的心被平抚,泪却是管不住地落下。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