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悍将诱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8 页

 

  得知蝶双受伤后,楚夫人每每忆及自己命人逼蝶双喝下打胎药,打去楚家的第一个孙子,心里的后悔与自责便像无端涌来的浪潮,一波波将她淹没。

  她不懂自己当时是怎么鬼迷心窍了,竟作出如此没良心的决定。

  楚伏雁心底纵有满满的怨慰,也因为娘自责懊悔的语气而消散于无形。

  「蝶双的出身或许卑微,但没有一个姑娘会像她待我那样深情痴心,待娘那般忠诚。那些事,蝶双一个字也没告诉我,若不是因为她的呓语与娘的坦承,儿子永远不会知道蝶双受了多少委屈。」

  楚夫人握住儿子的手。「儿啊,你不怪娘吧?」

  楚伏雁安慰地握住娘亲的手,语气平和地说:「就算怪,也没办法让事情回到末发生前,现在我只祈求蝶双受了这些,往后能平平顺顺,无病无痛。」

  瞬时,楚老夫人沉重的心绪落了地。

  「蝶双是有福的姑娘,以对你坚定的感情与勇气,替你挡住了那一剑,你就把她娶进门,替娘亲好好弥补对她的愧疚与感激吧!」

  「娘……」

  「蝶双才刚打完胎调养好身子,却又受了这么一剑,你就让她好好静养,等身体完全康复了再办婚事。」

  「儿子知道了。」

  娘亲的话让楚伏雁心里激动不已,若不是蝶双的身子还虚弱,他一定会马上告诉她,要她安心休养,名正言顺当他的妻!

  *****

  微寒的风中,暗香浮动。

  窗外,满院的红梅竟相绽放,风一吹,早坠的花办便似雪般飘落。

  有几枚花办随风穿过木格窗扇,轻轻落在枕上,落入伏榻好些时候的蝶双眼底。

  她醒着,拾起那梅办,清雅香息立即窜入鼻间,勾挑着心里的渴望,她想到屋外,想立在梅树下、沉浸在花香里。

  自从替主子挡了那一刀后,她留在穆夫人的小医馆养伤。

  因为伤长及腰,小小一个挪动便让她疼得撕心裂肺。

  于是她不敢动、不能动,完全彻底体会静养二字为何意。

  才熬过春临,她已经受不了这种僵在床上不能动的日子。

  她不知道还得再躺多久,忍不住叹息。

  叹息才落,突然推门而入的身影让她身子一僵。

  「夫、夫人……」

  一见到楚夫人,她便想坐起,却因动到背部伤口,疼得痛吟出声。

  楚夫人见状,赶忙上前道;「别起来、别起来!」

  蝶双的心情五味杂陈。

  楚夫人是她自小尊敬的恩人,却也是杀死她孩子的刽子手……经历了流胎、为主子挡刀这些劫难之后,一时间,她竟不知如何面对楚夫人。

  仿佛感觉到她复杂的心绪,楚夫人来至Ⅱ床榻边,握住她的手。「蝶双……你这身子可得赶快养好,否则我是一日不能安心啊!」

  蝶双不敢置信,以为自己在作梦。

  为了她与主子相恋的事,夫人恼她厌她,怎么会对她露出温柔慈爱的模样?

  即便这段期间主子告诉她,楚夫人已接受她,允他在她身体痊愈后将她娶进门。但她半信半疑,始终认为那是主子安慰她的话。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