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悍将诱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6 页

 

  「把桂花酸梅汤撤了,往后不必准备。」

  蝶双闻言一怔。

  唉,可惜,那酸梅汤可是她以仙楂、乌梅及甘草等药材熬煮八个时辰而成的呢!

  「那……擦汗……」

  这回楚伏雁连应都没应,穿过月洞,直朝寝房旁的小园走去。

  在武场练了几个时辰,他身上汗水淋漓、浑身发热,只有提一桶凉沁井水兜头淋下,才能让他暑气全消。

  看主子渐渐远去的背影,蝶双没时间感叹,赶紧举步跟上。

  她的脚步才定,一件濡湿上衫倏地飞甩出来,落在她脚边。

  她还来不及回神,便见主子直接提起井里的水,当头淋下。

  「啊——」看着主子率性的举动,她惊愕得说不出话。

  园后的井边有棵高耸粗壮的树,浓密绿荫遮去灼灼烈日,井水因此沁冷透心,但若让主子因此染了风寒,她怎么向夫人和老嬷嬷交代?

  她忧心地想着,楚伏雁却拧眉瞥了她一眼,问:「怎么?」

  他开口的同时,几滴井水由冷峻刚毅的轮廓滚落而下。

  她彷佛可听见冷水落在被烈阳烤得热腾的砖地上,夸张地发出「嗞」声。

  怕主子这样忽热忽凉,她忘了自己是第一日上工、忘了此举是不是逾越本分,她不假思索地抽出自己擦汗的布巾,替大少爷擦去脸上的湿意。

  怔怔看着她动作,楚伏雁一时间不知该做何反应。

  他……有这么娇贵吗?

  第2章(1)

  布巾上,一股淡雅的香气不断窜入鼻息。

  楚伏雁来不及厘清香味从何而来,蝶双已推着他往寝房走。

  「大少爷快回房吧,好让奴婢帮大少爷擦干身子。」

  一回到寝房,她找了条素净布巾,双手俐落地在他身上擦拭着。

  瞧她恨不得将他用布巾紧紧包裹的夸张神态,楚伏雁勾唇淡道:「我不冷。」

  「奴婢不能让大少爷有染上风寒的可能。」蝶双慌声开口,但手指不经意扫过他胸前两点时,僵愣在原地。

  这一刻她才发现,主子打着赤膊,裸裎的上半身肌肉勃发结实,肤上残留的水珠闪闪发亮,充满男子的阳刚气息,与女人柔软圆滑的线条完全不同。

  意识到这点,她无来由地微微晕眩,羞红着粉脸,一双眼不知该往哪儿搁。

  浑然未觉她的异样,楚伏雁一把扯过她手中的布巾,拧眉低啐。「我不是小姑娘。」

  看来娘亲把这个丫鬟教育得极好,纵使他身为密卫部右副统领,在府里还是被当成公子哥儿呵护。

  主子粗鲁的举动让蝶双由羞赧中回神。

  「大少爷……」

  「我自己来就成了,你去帮我拿外衫,我得回部里了。」

  感受到他语气里那股迫人的气势,她也不敢拖延,由楠木衣柜中取出夏袍搁在床榻边。

  「奴婢帮大少爷更衣。」

  就算不喜欢,毕竟是让人伺候惯了.他轻应了声.张臂方便她为自己更衣。

  尚未习惯如此贴近一个男人,感觉他身上的热气与阳刚气息直逼而来,蝶双有些窘迫不安,却仍垂陴低首.心思企放在主子身上。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