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富贵良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3 页

 

  思及此,乔沁禾又忍不住暗暗低叹。

  一来到「一气门」,乔沁禾这才明白,为何「一气门」会在丈夫心里占有如此重要的位置,尤其门里大部分师兄弟都是自小一起长大,感情融洽可比亲兄弟。

  今曰为了宴请她这个新媳妇,「一气门」的饭堂摆上酒席,一群师兄弟就这么聚在一块儿,开心地喝酒吃菜。

  初始,乔沁禾还有些战战兢兢,毕竟丈夫为了她,辜负了门主对他的期望,更甚者离开「一气门」,回府掌家业。

  但随时光流逝,以及大伙儿说说笑笑的态度,她感受到欢乐而和谐的气氛,渐渐明白自个儿多虑了。

  与丈夫向门主象征性地敬了茶酒后,夫妻俩接受众师兄弟们敬酒祝贺,盛情难却之下,她跟着多饮了几杯。

  酒一下肚,不胜酒力的她便觉自己不对劲了。她两颊泛红,心跳如擂鼓,感觉周遭事物逐渐旋转了起来。

  察觉自己的状况,乔沁禾下意识寻着丈夫,可奇怪的是,上一瞬她还见他同师兄弟喝酒,怎么下一瞬便不见人影了?

  强忍着不适,她起身想四处找找,于是借口屋里气闷,想到外头吹吹风。

  不料,踩着微晃的脚步,才来到饭堂外的小园,却见一对男女背对着她拥在一块儿。

  以为自己叨扰了哪对有情人的好事,她直觉想离开,却不经意瞥见男子悬在腰间的玉佩,顿住脚步。

  那块玉是莫家长孙的传家玉饰,在丈夫确定接手莫府后,他便开始戴起那玉饰……瞬时,乔沁禾的心猛地重抽了几下,晕眩得几要站不住脚。

  是她看错吗?

  此时,被她的丈夫……怀抱的女子是谁?

  乔沁禾眨眼再眨眼,确认再确认,终于在女子抬头抹泪的那瞬间瞧清了她的面容。

  是关梓柔!

  她紧咬着唇瓣,不敢相信心里的揣测竟然成真,莫封骁这些日的异状,难道真是为了她……

  呆若木鸡地僵在原地,她无法转开视线,眼睁睁看着丈夫低下头,替关梓柔擦泪,大手落在她的纤肩上,安抚地轻拍着。

  心被眼前这一幕刺得疼痛难忍,眼泪自有意识地簌簌直落。

  她想起诸葛大夫那日说的话,脑中径自联想关梓柔落泪的原因,心慌不安地想,自己……才是介入他们之间的女人吗?

  饶是再识大体的女人见着这场面,也没办法当作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发生。

  她应该上前质问,却鼓不起半点勇气面对,丈夫心里还有另一个女人的事实。

  最后……她静静地转身离开。

  自从「一气门」的宴席过后,莫封骁便发现妻子沉静得彷佛变了一个人,话不多,连笑容也变少了。

  以为她身子犹虚,他又烦劳诸葛定怀走了一趟,却得到「无大碍、恢复良好」的结果。

  他忧心又焦虑,兀自以为是自己冷落娇妻所致。

  开始打理府里生意后,等着他处理的事繁杂众多,他忙得分身乏术,偶尔商场上的应酬少不了,陪妻子的时间于是骤减。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