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董小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74 页

 

  找她为的就是要说这个?小福一时反应不过来,“丁姑娘知道我爹在哪吗?”

  “他在凌烟阁。”

  小福整个人愣住,当初她以为或许是债主寻来了,因此爹逃到外地去了,怎么会是去了凌烟阁?那里又不是所谓东山再起的地方。

  丁秋蝶的声音很轻很柔,说出来的话,却犹如投入平静湖中的一颗大石子,“那是文尧不想你为难,请托杜明笙,让你爹在凌烟阁里干活,永远不要来找你。”

  怎么她从没有听少爷提起?而且爹的事,她根本没跟少爷讲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福啊,你以为你不让少爷知道,少爷就不会发现你那阵子的失常吗?”

  所以真是少爷为她解决了这件令人忧心的事?那为什么过了这许久,少爷都没有跟她讲,反而丁姑娘什么都知道?她先是高兴了一下下,然后表情就变得闷闷的。

  丁秋蝶将她的反应全看在眼里,也发现到那藏不住的醋意,“小福啊,昨天文尧送你的那份地契,其实是代表着想和你和好的。”

  和好?少爷和丁姑娘的好事不是将近了吗?

  “小福。”她拉拉手中的娃儿,“她不是文尧的。”

  丁秋蝶平静地道出了过往的那段丑事,和最近所发生的事,“文尧是不想让你多做无谓的烦恼,他能解决的,就由他来就好;因为这里面多的是人性的丑恶,不希望你知道得太多,而且其中是有一定的凶险的,就像你一样,你不也一样不想因为亲爹的事而增加文尧的困扰吗?”

  啊!她真是个笨蛋啊,少爷的好竟让她误会怀疑成这样!她羞愧得几乎不敢看丁秋蝶了。

  看来他们是会和好了,今天这一趟来算是没有白跑,“小福,回去和文尧好好谈谈吧,我先回去了。”

  总觉得该说点什么的小福,见丁秋蝶要走,心里着息,可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脚步跨了出去,想追,却被那一堆杂乱的木材给绊倒,裙摆还被柴刀划破了一道长长的裂痕,然后趴倒在地上。

  舍弃慢吞吞的马车,韩文尧骑着快马一路奔到了如春客栈,将缰绳随意丢给阿一,便快步走了进去,直达那个小房。

  躺在床上的小福,实在是无法理解,她只不过是跌了一跤而已,脚稍微被柴刀划出了些许血痕,那个有德医馆的刘大夫竟然为她涂上了一层厚厚的伤药,然后把整个左小腿给缠实了,还吩咐她一定要躺好,不能动;可客栈里不是只看帐簿就行,她还有别的事要做呢。

  于是她费力地撑起身子,韩文尧这时刚好进来。

  看到小福这模样,立刻紧张地跨大步过去,鼻间闻的尽是浓浓的药味,他把小福轻推了回去,“要喝水吗?你先躺好,我去帮你倒。”不容小福反抗地把枕头垫高,让小福再躺了回去。

  小福有一点点的害羞与不自在,顺从地躺了回去,然后说道:“我没有要喝水,只是躺着难受,想要起来。”她的身体又稍微动了一下。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