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董小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75 页

 

  韩文尧的眉皱着,关心地看着她,“别起来,听秋蝶说,你被柴刀划破了好大的口子,伤得都快见骨了,伤在哪里了?让我看看。”

  小福的脚不自在地缩了一下,这个丁姑娘怎么说成了这样?刘大夫来的时候,丁姑娘也在场的啊!她急得想要说清楚。

  从来不曾这么心慌过的韩文尧,一见小福的腿一动,以为是伤口在疼,而小福又是皱得眉,他也顾不得什么礼教之类的,一掀就掀开了裙摆,果见里面圈着一圈又一圈的白布条,他心里可疼惜得不得了。

  对着随后跟进来的尤侠,转头便骂:“你!平日木材的量不是都该劈足的吗?如果不足也该是你去劈,怎么可以让小福去做!还伤成了这样!你是想再从伙计磨练起吗?”

  少爷一向很讲理的,即使生气也会先问个清楚,绝不会像这样暴怒地先定人死罪,这让平日口舌滑溜的尤侠吓得发不出一点声音来为自己辩解。

  韩文尧见他这样一句也不说的,直觉地认为这是默认,心里更有气,“好,很好,我现在就找个人替——”换你。

  见事情愈来愈往奇怪的方向走去,在这紧绷的氛围下,董小福小心地拉了拉韩文尧的衣袖,很小心地轻声唤道:“少爷……”

  韩文尧以为她是伤口在疼,紧张地回身,仔细地看着小福。

  董小福勇敢地将眼光迎上,稍微吞了下口水,“少爷,您是不是误会了?柴是我自己要劈,然后是我自己不小心跌倒,也只不过是划破了裙摆,擦破了些许的皮肉而已。”

  韩文尧不信地再次观察着小福,小福再次点点头。

  这时韩文尧才猛然想起,他们之间还处于不愉快的冰冷中,如此形于外的关心岂不是太尴尬了……觉得此生从没这么糗过的他,僵硬地转过身。

  精明的尤侠一想也知,少爷和小福姑娘最近好像处得不太好,是丁姑娘使计了,而少爷果真受骗,难得石到少爷这样,头也不是头,脸也不是脸的,明知这样很不尊重,可是他实在是没有办法控制……那个脸啊,虽不敢大笑,却憋得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

  韩文尧怒在心里,然后瞪着尤侠,冷冷地喝道:“出去。”

  怕一出口就会大笑的尤侠,只能不住地连连点头,识趣地退了出去,把门带上,再放声大笑。

  那笑声听在韩文尧耳里再是刺耳极了,让他站在原地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虽然脚上包了那么一大包,行动起来有些许不方便,可小福还是从床上坐了起来,但又不知该如何处理眼前的情况,怯怯地拉了拉韩文尧的衣袖,低声地说得:“对不住,少爷,都是小福不好。”

  韩文尧仰头望望楼板,然后突然间就笑了,要不是有秋蝶骗他来这一趟,他和小福也不知道要彼此不说话到什么时候,误会摆在那,说开不就得了,毕竟他的过往小福未曾参与,再加上总是被撞见秋蝶倚靠着他垂泪,不误会也难,这阵子的气真是白生了,缓缓地将身子转了回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