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前奏闹翻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只是有些令人气馁的是,他回答问题很有技巧,害她很多私人想知道的资讯都得不到。

  比如,他谈恋爱的次数?有没有难以忘怀的情人?还有,他不喜欢的大女人类型,那最喜欢的类型是?

  正想私底下偷偷发问,导播却比出节目即将开始的手势,她只得无奈地放弃心中意图,回到直播现场。

  “我们现在开放现场Callin,第一位接进来的是台北市的何小姐,何小姐你好。”陈主播习惯性地打招呼。

  “你好。”电话那头的声音,冷冷的,没有祈伟粉丝该有的热情。

  “何小姐,不晓得你有什么问题想请教祈律师呢?”

  “我想请问祈律师,广告前,他提到了某本杂志。”电话里的女声也不啰唆,连跟祈伟寒暄都省略,直挑问题,“他似乎对杂志上的言论很有意见,那为什么还要去看那本杂志呢?况且一个大男人看女性杂志,有什么用意吗?”

  祈伟先是眉微皱,像在思索什么,尔后露出一抹似有深意的笑,“我们做律师的当然要广泛阅读,女性杂志也是我们了解女性心理的方式,对律师的工作有帮助。而且我只针对其中一个专栏有意见,对杂志本身,还是很推荐。”

  到此,他话锋一转,眼神变得锐利。“请问,我这么解释何小姐认同吗?”

  电话那头突然一阵静默,然后何小姐才道:“我没有说你不能看,只是你能针对专栏的言论提出异议,我自然也能反对。我认为,该专栏提倡女性要自爱,要有主见、成熟独立有判断力等等论点是正确的,专栏作家的本意只是要女性思考,往往男女不平等的现象,都来自于女性对自我存在价值的不认同而已,并非一意提倡大女人主义。”

  陈主播一听状况不太对,连忙给祈伟一个结束话题的眼神。

  祈伟却无视主持人的目光,继续侃侃而谈,“男女需要的不是平等,是平衡,达到互补的状态,一味逞强,不是大女人主义是什么?”

  “照你这么说,像家暴法、两性平等法等等,难道你也要说这是大女人主义?”电话那端的何小姐也不甘示弱的反击。

  “这是例外状况。”祈伟也拿出作为律师的犀利,“像何小姐也知道社会上有这些法律帮助弱势族群,所以女人透过法律途径来救自己,才是应该去学习的,不是看专栏自我安慰就叫爱自己,这种精神胜利法于事无补。”

  “祈律师,你似乎没看透彻专栏内容,它的确是精神层面的帮助,但你所说的也只是精神层面落实到现实层面的部分,两部分并不冲突。女人需要从某些地方得到资讯、得到建议、得到心理安慰,专栏提供的就是这种服务!”电话里的声音,已经听得出咬牙切齿了。

  陈主播看现场快失控了,急打圆场道:“谢谢这位何小姐,我们节目时间差不多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