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骗你一颗相思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这么有自信?”

  “你不妨试试看。”

  语落,女孩翩然起身,临走前,朝他抛去淘气的一眼,他目送她离开咖啡馆,那纤细窈窕的身影沐浴在金色阳光下,如诗如画。

  钱多多,初次见到她,是在他家开的饭店里。

  那天,是他们“大男人俱乐部”的定期聚会,他和三个好友在花莲临海的饭店,度过了无所事事的一个晚上。

  他记得那天寒流来袭,有点冷,一弯新月清澈地勾破夜幕,平常话最多的叶子航嚷嚷着好无趣好无聊,要他这个饭店大少爷开几瓶红酒来助兴。

  于是他随口喊了一个女职员,要她去酒窖拿两瓶最贵的红酒来。

  那个女职员便是钱多多。

  至今他仍清楚地记得她眼里流露的轻蔑与不屑,她不认得他是这家饭店的大少爷,把他当成某个风流浪荡的纨?子弟。

  后来,两人因缘际会又有了几次相遇,每一次,她都令他留下深刻的印象,虽然她在人前总是装得无辜又可爱,像只纯洁的小鹿,但他总能从她各种细微的表情或举动察觉一丝丝异样。

  他觉得她不像小鹿,更像一只猫,而且是那种四处流浪不曾被任何人驯服的野猫。

  她把野性藏在天真的外表下,甜美的笑容里不着痕迹地勾勒着狡黠的欲望。

  但即使发现她表里不一,他也没怎么去在意,需要他在意的人事物很多,她只是他生活中一个小小插曲。

  直到耶诞夜那天,这个插曲忽然成了令他有点困扰的噪音。

  为了反抗他最亲爱也最固执的爷爷,他在饭店举办的耶诞舞会上公开征婚,声称任何愿意成为他妻子的女人都能够报名参加。

  其实他只是想利用这场选妻宴气气爷爷,顺便警告老人家别再妄想插手他的婚事,没料到那个猫样的女孩竟会参加征婚,不仅在台上用古筝弹了一曲〈凤求凰〉,更拿着麦克风连说带演,声泪俱下地表白她对他的恋慕是多么惊天地泣鬼神,若是他们俩能成婚,必能成为一对人人欣羡的神仙眷属,甜蜜到老。

  她将他的选妻宴闹成一场笑话,最后不了了之,没有人记得他征婚的初衷,只把她荒唐的告白当成八卦传说。

  他明白,她是在教训自己。

  她用一段荒谬的表演嘲讽他的公开征婚有多么幼稚可笑,堂堂顶级饭店的小开,豪门公子哥,竟把自己的婚事当成玩弄女人的诱饵。

  她是在揶揄他的自以为是。

  那是第一次,他真正地将这女孩看进眼里,他决定调查她。

  而调查结果令他相当惊讶,征信社送来一叠厚厚的报告书,将她的出身来历写得清清楚楚。

  他的印象没错,她确实是个野猫样的女孩。

  她彷佛不晓得何谓诚实,从还没念幼稚园的时候就懂得说谎,骗老师、骗同学、骗邻居,骗每一个认识她的人。

  对她不好的人,她骗;对她好的人,她也骗。

  她的人生就是一篇篇的谎言编织而成,为了追查谎言背后的真相,征信社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抽丝剥茧,一份报告书送来又推翻,再送一份新的又出错,一次次地更正,一次次地修改,才终于得到最终版本。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