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将门庶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99 页

 

  “我们年纪大了,这事儿就不搀和了,震雷,就交给你自己处理了。”殷老太爷和老夫人也起身离去。本以为是好事,没想到竟是这般晦气的事。

  殷家人一下子走得只剩下殷震雷一个。

  “好了,殷将军,我们不想浪费时间,直说吧。”夏侯承勋冷冷的说。

  “要迁坟也行,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殷震雷眼中闪过贪婪的算计。“我要千岳山庄一成利。”

  “哈哈,一成利!”白沐晨听闻一阵大笑。一成利,那可是一笔巨大的金额,她也不过拿两成,殷震雷竟然一开口就要一成。“殷将军,你还没睡醒啊?”

  “这是我的条件,不答应的话,别说迁坟,我会让白氏死了都不得安宁。”殷震雷一脸成竹在胸、稳操胜算的模样。

  第11章(2)

  他这模样让白沐晨顿觉恶心,想狠狠的撕下他那张面皮,看看在那张人皮下包着的是什么畜牲。

  “果然,人话也只能对人说,对畜牲是没用的。”她一脸冷凝的看着殷震雷。

  “既然好好的跟你谈,你不领情,那么就只能用对待畜牲的手段了。”

  “你说话客气一点,别忘了,想要迁坟得有我的同意!”殷震雷恼怒的警告。

  “你会同意的。”白沐晨冷冷一笑,手一抬,趁着殷震雷嘴未闭,一颗丹药射入他嘴里,力道正好滑入他的喉咙。

  “你给我吃什么?呕!呕——”他惊恐的挖着喉咙,可丹药一入腹便化了,怎么也吐不出来。

  “当然是好东西,这可是花费了我好长的时间才凑齐的药材呢,叫做蚀骨化魂丹,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全身骨头都在微微刺痛,那就是药效开始发挥了,慢慢的,每个时辰疼痛会加一倍,痛上三天如果人还没痛死,接下来就得尝尝骨头一点一滴融化成水的过程,通常没人能熬过这一关。”

  殷震雷既惊恐又愤怒,双眼通红满是杀气,简直恨不得啃她的骨、喝她的血、啖她的肉。

  “解药!”他咬牙忍痛的喝道。

  “迁坟。”白沐晨只甩了两个字。

  殷震雷不甘心,抱着侥幸的心理想着,这可能是唬他的。可是当全身的疼痛一次一次的迭加,到最后他再也忍不住的哀嚎出声,“迁!”

  “早这样不就没事了。”白沐晨轻哼,拿出一张文书,让殷震雷按上手印,还有他的私印。

  将文书转手交给夏侯承勋后,顺手塞了一颗丹药给殷震雷。

  殷震雷觉得身体的疼痛缓和了,便怒瞪向白沐晨,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动作,白沐晨便道:“这不是解药,只是暂时缓解疼痛的药,等起了骨,收殓好,解药自当奉上。”

  “我如何相信你?”他脸色又青又白的问。

  “你有选择吗?”白沐晨嘲讽的看着他,发出嗤笑。

  “殷将军,再过两日便是东宫百花宴,殷将军应该不想拖延到那个时候,耽误将军府参予这一年一度盛事的机会吧?”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