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钱袋主母(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8 页

 

  被招安之后的哮天寨约剩下一千五百人,有八百人自愿入营,包括四当家水闲庭,他职称校尉,底下领着一百多名兵,一开始磨合得有些辛苦,但渐入佳境,已能适应军中生活。

  水闲庭的父亲本是一方官员,当年因被诬陷贪污收贿而全家被判斩首,他是唯一逃出来的人,他想博取功名好找到证据,替父洗刷罪行,找回家族的昔日荣光。

  而其他的人有的准备回家,有的则是留下来继续跟着放弃封官的赵逸尘,寨里的女人、小孩也不少,因此皇甫婉容在胡阳大山的山脚下盖了一座“慈幼堂”收容他们。

  不过不是白养着,而是教他们谋生技艺,她有毛草铺子,所以让女人们硝制皮毛,缝制成皮衣,自给自足的赚取生活所需银钱,而她的首饰铺子、药材铺也需要学徒和跑腿的,教好了孩子她也就不用发愁了,日后有自己的人手。

  如果对香料有兴趣,她也会请师傅来教,香料师傅最难得,一百个学徒里不见得能出师一个。

  骆青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行商了,常常在赵府进出,他一见皇甫婉容每次一进南北货就很快的赚个盆满钵溢,打劫都没她生财快,他看了好不眼红,很想来分一杯羹。

  这一次他决定跟哈里走一趟关外,有地头蛇带路,他不怕被骗或走错路,货的好坏和价钱高低有哈里在一边盯着,那是稳赚不赔,他乐得挖金去,发誓要成为本朝第二富商。

  第一他让贤给皇甫婉容了,她非常爱赚钱。

  骆青这回也带了三百人的车队,都是哮天寨的兄弟,赵逸尘将他们组合起来编成护镖队,来往南北两地。

  “走了、走了,别婆婆妈妈了,老子赚银子去,你再哭丧着脸,人家会以为你阿姊府上有丧事……啊!呸呸呸……说错了,是喜事连连。”那个老妖婆还没死,熬着呢!

  “阿姊……”呜呜呜——

  骆青用吃奶的力气把壮硕的哈里拉上马,自个儿倒是脸面一红的朝后一喊,“嫂子,把浅草留着,等我回来就娶她。”一说完,他咧嘴傻笑,扬鞭向路的尽头奔驰而去。

  站在皇甫婉容身后的浅草羞得满脸通红,不敢抬头见人,被姊妹们好生取笑一番。

  “没想到我的丫头要嫁人了,准备一副嫁妆了。”日子过得真快,一眨眼,她重生快两年了。

  “是舍不得人还是舍不得嫁妆?”赵逸尘搂着妻子,取笑她要媳妇熬成婆了,丫头当女儿嫁。

  她娇嗔的一横眼,“君山,你心里有没有话要问我?”

  只要他问,她会试着说明。

  “你想说,我就听。”意思是不说也无妨,他相信她。

  她笑了,又柔又美,散发母性的慈光。“嗯,有一天我会告诉你有关陪公主和亲到突厥的凌女史所有故事。”

  “好,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只要她一直陪着他。

  “唉!没想到是水四带走徐芸儿,他看得住她吗?”会带她走,就怕她为了报仇找上赵府,闹得不得安宁。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