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美人跃龙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17 页

 

  “徐,你有话跟我说?”福盛怯怯地问。

  “嗯。”徐夫人闭了闭眼,认为最快的做法就是让他认清事实,从此以后才能杜绝这个瞎眼男人的纠缠,于是——

  “啊啊,徐……你做什么,你为什么脱裤子,为什么……”福盛虽然害羞低喊,但基于男人最原始的渴望,眼也不眨地瞧着他拉起衣摆,拉下裤头,然后……

  他看见了自己也有的东西,于是——“你骗我!”苍天啊!为何对他如此残忍?!

  “我没骗你,有问题的是你,你分明一开始就很清楚我是个男人。”眼残又脑残的渣东西,不脱给他看还真不死心。

  “我以为你只是长了胡子的女人,就跟母羊有胡子的道理是一样的!”天底下本来就是无奇不有的嘛,阿蕊身形比男人还高大,可事实她是个女人,荆轲那般潇洒不羁,她也是个女人,所以他长得那么像个女人……应该是个女人才对。

  “去死吧你!”徐夫人拂袖离去。

  “我的心好痛……我好可怜、好可怜……”福盛掩面痛哭。

  “你没有我可怜。”刚好经过的夏无且衣宽随风飘扬,一副仙风道骨,像是随时都准备成仙的模样,他眼神呆滞,口中念念有词,“她会把我吃垮……还会把我压垮,这真是陛下最可怕的惩罚,你没有我可怜……”

  秦舞阳见两人抱头痛哭,不禁垂首深思。

  盖聂得不到荆轲是苦,福盛面临现实是痛,而夏无且和福隆在成亲之后,都认定这是皇上给的惩罚。

  惩罚吗?他琢磨着,徐步朝雍门宫而去。

  在太平殿前,秦舞阳疑惑怎么没有半个内侍,而里头似乎传出了叫骂声,教他忘了规矩直直入殿,就听见荆轲尖声喊道:“你到底是够了没?!不要再罚我了!”

  “你不就是喜欢寡人这般罚你吗?”

  “他妈个混蛋,我杀了你!”

  “你不正在杀朕吗?”

  秦舞阳的眉头都打结了,这对话深奥到他实在是参不透,但要他问个明白,他真的没勇气,要知道荆轲是很可怕的,皇上是很残虐的。

  这一对,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绝配。

  不过眼前的重点是……他的事该要如何起头?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赢政从内室走出,就见秦舞阳站在外室里发呆,神情明显很不爽。

  秦舞阳愣了下,赶忙单膝跪下。“皇上恕罪。”

  “朕问你为何会在这里!”只着深衣的赢政不爽了,怀疑他卿卿的叫骂声都被这混蛋给听去了。

  “皇上,臣错了,臣想要皇上惩罚臣。”秦舞阳抬眼,褪去几分青涩的脸孔,轮廓分明,丰神清俊。

  “这么想领罚?”何时变得这般识相了?

  “罚什么?”荆轲从内室走来,往赢政的背后狠狠地拧了一把,他却受之欢喜。

  “我希望皇上罚我迎娶阿蕊。”秦舞阳坚定不已地道,未觉两人神色瞬间化为恶鬼罗刹,径自道:“臣即将戴冠,心想要是可以在这当头迎娶阿蕊,也算是双喜临门,还请皇上严惩。”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