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美人跃龙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4 页

 

  “在下没事,大王能否让在下回庆平阁休憩?”为了疗伤,荆轲褪去了外襦,只着一件底衣,教她很不自在。

  “那怎么成,你是因为寡人而受伤,自是留在这里让寡人照料,再者,寡人也允诺你同食共寝,寡人绝不食言。”说着,赢政像是想起什么,随即喝了声,要内侍赶紧上膳。

  荆轲无声呻吟着,没想到他这般守信,这般一意孤行,实在是……

  “来,寡人喂你。”

  她暗抽了口气,她不过是出了会神,这膳食就端进来了,而他……这是在干啥?“大王,在下不过是皮肉伤,可以自个儿来。”

  “不成,要是动到了伤口,可有得你受的了。”

  夏无且很有眼色的,他静静的退下,静静的离去,完全没惊动两人。

  荆轲哪里受过人这般服侍,死活不肯退让。“大王,在下伤的是左手,在下向来惯用右手。”他是哪根筋不对劲,非得这般难缠,惹人讨厌吗?

  赢政沉着面容注视着她。“荆卿,你这是在怨寡人吗?”

  荆轲浑身爆开阵阵鸡皮疙瘩,不只是因为他亲昵的称呼,更因为他用“怨”这个字眼。天啊,她是真的无福消受,为何非得逼她不可?

  “大王贵为王,岂能喂食一名阶下囚。”能不能搞清楚状况,她是个刺客,还是个刺杀失败的刺客,被他暂时饶命囚在宫中,哪里受得了他这般纡尊降贵,就算他肯,也得问她要不要吧!

  “寡人既为王,行事在寡人,谁能置喙?”赢政硬是逼近她,命令道:“张口。”

  “在下……”她正要说话,一张口刚好让他把菜给喂进嘴里,她只能愤愤地瞪着他。

  赢政好似没看到她那不满的眸光,一口接着一口地喂着,其间茶汤伺候,还不忘抽来方巾替她拭渍。

  荆轲因为他这一连串的举动,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

  她没有被双亲照料的记忆,也没有被喂食的印象,可是……感觉好像也不差,只是有那么一丁点的不自在,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他俩之间好像有点暧昧、有点奇怪。

  他总说是礼遇贤士,但他对每个有才之人都是如此吗?

  “荆卿,你是个不及格的墨家子弟。”赢政喂食完毕后,闲话家常般地说道。

  “为何?”荆轲不解的问。

  “爱啊。”

  “嗄?”

  “视人之身若视其身,你懂得怜惜别人却不懂得怜惜自己,如果你连自己都不爱,又该如何爱人?”

  一席话犹如五雷轰顶,教荆轲黑了白俏玉容。

  她有一种被看穿心事的不堪,但又另有一种被理解包容的疼惜,一如巨子对她的叹息和不舍,可是像他这种货色,这种被喻为天下之害的家伙,怎会懂她、怎能懂她?

  赢政并不知晓她的内心纠结,径自道出自己即将执行的目标,“不过倒也无妨,你不爱自己,寡人爱你。”他要用墨家的手法将他留在身边,让他哪儿也去不了。

  要知道,身边要找到能对上几句话而没跑题的,真的不多了,他要是不找个人聊点体己话,真会被这满坑满谷的渣给逼疯。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