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美人跃龙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9 页

 

  “啊——”是女人!他的荆卿是女人!赢政抱头嘶吼,崩溃了。

  第7章(1)

  当日,荆轲被送回了庆平阁。

  当晚,入冬的第一场大雪覆盖了咸阳。

  大雪如鹅毛般绵密地从天而降,皇宫外寒冬笼罩,皇宫内雪虐风饕。

  赢政难得的和气彻底消失,彷佛忘了还有荆轲这个人的存在,他再度恢复成急驰狂奔的野马,东驱使西下令,忙得三公九卿抱头痛哭,而每日的朝殿上百官暗自叫苦,谁也不愿面对如恶鬼的大王。

  可偏偏能上朝殿的全都是位高权重的大臣,也就是最近哭得很惨的二公九卿,朝议中要是有人一问三不知,轻者遭嘲笑辱骂,重者竹简伺候,再白目一点的,直接拖到西门外。

  一夕之间,草木皆兵,人人自危,宁可拚死拚活地达成任务,然后再喝得大醉哭一场,也不敢再挑战大王的耐性。

  然而,连着个把月,谁也吃不消,于是乎,有人斗胆进言了,“大王,大王已多日未召见荆使节,是不是……”后头的话好难斟酌好难开口,到底是哪个混蛋把他推出来的?

  王绾回头看着一个个低眉垂目,一脸与自个儿无关的无情同侪,难道真的要他提早玩完吗?

  谁不知道月前的某一日,大王竟然破天荒的慢了一个半时辰才上朝,前一天都未传唤任何人,当日大王只穿着单袖玄衣上朝时,大伙你看我我看你,皆是心知肚明,一个个在宽袖里比出大拇指,盛赞荆轲真是太有本事,往后的太平日子就全靠她了。

  岂料,就在众人额手称庆,准备大开筵席犒赏工作没日没夜的彼此时,又听说同一日大王与荆轲共浴,涤清池里传出了大王异常凄厉的咆哮声后,荆轲就被送回了庆平阁。

  这下子完了,大伙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想知道荆轲到底有什么本事可以将大王惹得这么火,可那头见不得人,因为福隆、福盛两兄弟像是铜墙铁壁地站在庆平阁前风吹雪淋,无人能近殿一步。

  于是乎,他们只好从大王这头下手,把夏无且给挖出官舍,让他去探探是不是荆轲太野,导致大王伤了哪儿,没想到不到半刻钟,夏无且就只剩一口气的被抬了出来。

  从此,大伙便深陷在水深火热中,人间犹如炼狱,君王犹如恶鬼。

  “再说一次。”赢政沉声道。

  王绾倒抽了口气,目光不敢再停留在大王森冷的俊颜上,垂眼思忖着,他现在要是假装昏倒,不知道会不会很假……

  突地,殿外侍卫进殿通报,“大王,长史大人回宫,有急事上奏。”

  “宣。”

  王绾好感谢李斯,这辈子没这么期望他回宫,真的!

  李斯风尘仆仆,掀袍单膝跪下。“臣拜见大王。”

  “起身,李卿有何急事要奏?”赢政脸色犹如寒冰压顶,教望者通体生寒。

  可惜的是,李斯刚从风雪中进宫,还没感受到大王的失温兼失控,径自道:“大王,荆轲是否还活着?”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