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捡来的牛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74 页

 

  不过这都只是一瞬间的感受,因为秦罗敷现在满脑子想的、祈求的都是请老天保佑,别让她爹在她赶到将人救出来之前受到刑罚。

  “影七已经快马加鞭先赶去简州城了,你爹他不会有事的,别担心。”

  安慰的声响来自坐在她对面的封承启,而她除了勉强扯唇给他一个难看的强颜欢笑之外,连开口说句谢谢都没办法,就怕一开口会忍不住吐出来。

  赶去简州城?

  没错,他们现在正在赶往简州城的路上,而不是去县城,因为怎么也没想到在他们到县城时,她爹早已被州府的官兵拘走了。

  事实上,县府官兵之所以会出动拘拿她爹,全是逼不得已,因为州城的捕头带着上头的命令前来捉拿她爹,县令不得不听令行事,即便那捉拿的理由一听就知道是诬告,县令也不能违抗刺史的命令。所以她爹才会被县府官兵捉走,然后连县府衙门都没踏进去就直接被州府来的捕头带走了。

  因此当他们赶到县城时,她爹早在两个时辰前就被押往州城,他们只能急起直追的拚命赶路,影七则在封承启的命令下,骑马先行一步赶往简州城。

  他们一行人,一路马不停蹄的赶着路,终于在入夜时分进入简州城门。

  不知道影七是不是一直守在城门边等他们,当他们的马车在一间客栈前停下时,他已出现在马车外,恭敬的朝率先下车的封承启唤了一声,“公子。”

  一听见他的声音,秦罗敷立即钻出马车,迫不及待的出声问:“影护卫,你见到我爹没?他还好吗?有没有受伤?那些人有没有胡乱对他用刑?你快点告诉我。”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进客栈后再说。”封承启倏然开口说。

  秦罗敷愣了一下,知道他说的没错,只能按捺住自己心急如焚的担心,朝他点了下头。

  因影七事前已先订了房,因而很快的他们便进入厢房,有了可以放心说话的空间。

  “影护卫,我爹怎么样了,你见到他了吗?”房门一关上,秦罗敷依旧迫不及待的第一个出声问。

  影七看了封承启一眼,见他点头,这才开口回答她,“见到了,挨了几鞭,受了点皮外伤,没大碍。”

  秦罗敷一听见挨了几鞭脸色就白了,即便影七后来又说只是受了点皮外伤,没有大碍,她的脸色也没有变好看,因为她完全可以想象那种疼痛。

  她记得上辈子读书时,有一学年遇到一个极其严格又爱定个人标准分数的老师,他会依每个学生的学习能力替他们定个人的及格分数,每个人都不同,但每个人在达不到自己的标准时,差一分就得挨一下打。那种竹条抽在手心上又热又辣的疼痛感她至今仍记忆犹新,光是回想就让她忍不住打起寒颤。

  她记得自己最惨的一次是一连被抽打了十七下,打到双手发麻又红又肿的,还有些青紫色,痛得她下回考试的成绩整个突飞猛进,从此再也不曾考不达标。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