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闲妻镇后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第1章(1)

  大黎朝,京城。

  谷雨刚过,立夏未至,正是出游的好日子。

  三年一次的拔萃科考即将在年底举办,虽然还有半年时间,已经陆续有考生入住京城,一来是想早日习惯京城水土,二来也是走个文雅,交友论书,将自己的名声往外传。

  拔萃科考得看主审喜好,才学固然重要,但也得有几分运气,满腹经纶却名落孙山者,年年皆有,下次再来就是三年后,可是啊,若能在科考前把名声传出去,即使榜上无名,也可能会被赏识者延揽,无论跟着文官办事,或者跟着大学士修书,都是一条官路。

  故此,每三年的春天,京城就开始举办各式各样的茶会,花会,字会,学子们想尽办法写诗,斗诗,直到秋末。

  采香湖上,船只摇荡,吟诵声夹杂着摇桨声,是三年一次才有的特殊景象。

  京城民风开放,加上这几日难得放晴,湖上,湖边,都有不少女子在家人或者嬷嬷的陪伴下出游,在渔舟上弹琴烹茶,解解春雨带来的烦闷。

  “这位大娘。”一个穿着杏黄色衣衫,绑着双髻,看起来不过十四五岁的小丫头对着一个粗衫渔妇喊着,“你船出不出呢?”

  渔妇姓张,原本在整理网子,见有客上门,立刻笑脸泛开,“出,出。”

  她的渔船小,又旧,多半是捕鱼用,鲜少有客上门,现在看看,大抵是附近的大渔船出光了,这家姑娘又想出来玩,所以才轮到他们这艘小破船。

  夫妻俩赶紧把前头收拾出来,放好桌子椅子,又搭了个木板,就把对方三人接过来,渔夫长竿一推,随着深绿水纹漾开,船只滑进湖中。

  主人家小姐看起来约十八九岁,脂粉未施,却更显貌美,眉眼之间十分风流,系着藕荷色的薄披风,披风随着光线隐隐出现山水花纹,脚下一双宝坠香鞋,小铜片在少女的脚步移动中,发出轻响,煞是好听。

  张大娘看多了。年纪轻,眼神媚,有丫头却没嬷嬷,这姑娘大抵是花姐儿,但相貌这样拔尖,态度又大方,十之八九是给青楼供起来的头牌。

  京城声色撩人,共有八条花街,上百家大花坊,至于小凤居更是没人搞得清楚有多少。

  大花坊就得有头牌,头牌就是名声,得有花容月貌,得懂琴棋书画,为了显示地位不凡,只陪酒,不陪夜,即使陪酒也选客人,二十四岁讲亲,二十五岁敲锣打鼓送出门。

  虽然在青楼待过,但一来知书达礼,二来容貌出色,三来也没破了身子,因此求娶的人仍多着是,即使进了青楼就是连年绝子汤,几乎没有当娘的命,但只要挑夫婿的眼光好些,还是能过上安定的好日子。

  要说眼光好,要数四十几年前雪香楼的头牌赵喜娘了,嫁了个比自己小四岁的落榜书生苏光宗,日夜悉心照顾,温柔相伴,苏光宗在赵喜娘的鼓励之下,又苦读三年,一举过了拔萃科,又过了书隽科,短短四个寒暑,赵喜娘从花姐儿成了官夫人,苏光宗感谢赵喜娘的扶持,没纳妾室,只收了两个通房传宗接代,子女都归在赵喜娘名下,由她亲自扶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