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顺手牵羊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9 页

 

  楚勀情不自禁的道:「姑娘真让人……」意识到自己喊了什么,他猛地一顿,他可是将心里的想望喊出来了?他希望她是个姑娘,而不是个年纪轻轻便守寡的小娘子。

  他怎会这般失礼,真糟糕。

  楚勀不自在地咳了一声,又道:「真对不住,日头晒得我有些发晕,我方才是想说小娘子说起医理头头是道,几乎不像是初涉医道的人,让人心生敬服。」

  窦娥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个儿叨念了太久,这是她一直改不过来的缺点,每每认真起来,也不管旁人是不是听得进去,老是自顾自说个不停,跟罗唆的老妈子有得比。

  她有抱歉的道:「是奴家失礼了,日头这么大,不该让公子顶着艳阳听奴家叨念,听这些很无趣的。」

  「不,我觉得有趣得很,姑娘……不,小娘子方才说,常山也可治疟。」

  「是,若染疟疾,或痰积肺腑,常山是很好的用药,但因其微有毒性,体虚之人忌用,若用酒浸制一夜后炒透,则可除其使用药人呕吐之毒。公子,听奴家叨念这些肯定无趣极了,咱们还是回屋里吧。」

  楚勀不再坚持,点了点头,随着窦娥回到屋内厅堂,坐到桌前,春芳早沏好了一壶茶,茶水已由热转温。

  「外面日头大,喝温茶比凉茶好些。」窦娥替楚勀倒了杯温茶,也为自个儿倒了一杯,啜饮一口后,随口问道:「楚公子近日可有卢大夫的消息?」

  楚勀喝了口温茶,回道:「昨日听说有人在城外东郊看过貌似卢大夫之人,我一早遣人去打探,有消息便会通知小娘子与老夫人,况且通缉画像也已公告,相信早晚能得知卢大夫的下落。今日叨扰小娘子甚久,衙门还有些公务需要处理,先告辞了。」

  「楚公子慢走,春芳,送送楚公子。」窦娥也不留人,笑道。

  「我过几日再来……看小娘子。」他脸色微红,不合宜地说了。

  她先是一愣,他这是在示好吗?还是只是表示下次再来吃饭而已?接着也不合宜的回了话,「呃……随时欢迎公子过来。」

  春芳在一旁左瞧右望,掩嘴暗笑,这会儿是郎有情妹有意了吧。

  第3章(2)

  楚勀近几日心神不宁,情绪摆荡,一会儿他告诉自己,美人他见得多了,比窦娥美上好几分的美人哪里还少呢!可是下一瞬他又自我反驳,他见过的美人,没一个像窦娥有主见又聪慧,彷佛不需依附任何人便能活得自在。

  被这上上下下晃荡的情绪折腾了几日,他终于明白了一件事儿,他整颗心竟然全挂在窦娥这个守了两年寡的小娘子身上。

  唉,真是烦心啊!他在京城可是个冷面无情的……公子哥儿,从没与哪家千金看对眼,没将哪个未出阁姑娘搁上心,令他爹时不时要忧心一下他是不是有龙阳之癖。

  他家老爹费心费力的让他见了许多寻常男人一看就动心的姑娘家,号称天下第一美人、苏杭第一才女等等,他偏偏就是没半分感觉,他一度也怀疑过自个儿如此冷情,该不会真正喜欢的是男人,可一想像跟男人有亲密之举,他又会鸡皮疙瘩一个个冒出来,所以他很确定他不爱男人,却从没遇上让他动心的姑娘。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