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顺手牵羊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9 页

 

  她有些愣住了,又问:「方伯如何肯定?」

  「我种了一辈子田,别的不敢说,但天候这事儿,我一向看得比别人准,黄河几回发大水,都被我说中了。暴雨兴许再几天就来,我才赶紧将稻子收了,虽然还没长饱,总比颗粒无收的好,今年赚钱甭谈,好歹有白米粥吃喝就不错。小娘子,在老夫人那儿也提一提,做好准备。要知道,每回发大水,苦的都是百姓。」

  方伯忽然压低了嗓音,「听说新来的县官是贪得太多,才被贬到楚县,要是发大水,恐怕是别指望县大人赈灾减税,你想想,收成都不好,还得缴税银,日子怎能不难过?所幸我们这儿在县城外,地势较高,淹是淹不了太高,每回发大水,县城里都淹得超过半人高,万一起瘟疫就更糟了。小娘子记得提醒老夫人,赶紧备妥食粮要紧,这块地收完,我还得去帮几户人家收割,先忙去了。」

  窦娥听完,急急奔回后院,喊来春芳和另外几个小丫鬟,将能收的药草都仔细的采收下来,要烘干的先让春芳拿去烘制,要阴干晾晒的,便让其他人拿去柴房悬梁绑晾,好不容易忙到一个段落,她让管事的赶快通知外出收帐的婆婆,她又遣了春芳入县城采买大量药材。

  春芳买回药材,窦娥便将自个儿关进药房里,闭门制药了。

  水灾后泥泞脏乱,缺乏可饮用的净水,的确极容易引发传染病,她得先将防疫的丹药制作出来,其实这段时间她做了不少丹药,养生健体的、治风寒或外伤的,治传染病的也做了几小瓶,但若真爆发瘟疫,是绝对不够用的。

  人有亲疏远近,她想着,若真有瘟疫,家人最重要,蔡府上下十多口人、楚勀、方伯一家子,还有县府官差都要给药,就算县大人是个贪的,但若真淹了大水,整个衙门不能行事也不成,楚县本就是个偏小偏穷的县城,有钱人家没多少,救灾赈济还是得仰赖地方父母官。

  窦娥越想越忧心,手忙着制药,脑袋也没停过,想着晚一点要到衙门找楚勀商量商量,可是她一心一意制药,其他事没多久便忘了,等她离开药房,已是两日之后。

  这两日都是春芳端着吃食进来,窦娥要是累了,就在桌上趴睡一会儿,等她终于想起要找楚勀,楚县已经下起滂沱大雨,通往县城的黄土路泥泞不堪,寸步难行,大雨几乎遮蔽了视线。

  心急的窦娥想着等雨小一些再入县城,未料大雨竟连下数日不停,没多久真如方伯所言发大水了,整座县城几乎泡在大水里。

  大水淹过人的颈脖,长得矮一些的,几乎都要灭顶了,孩童更不用说,大雨下了几日,陆续有住在县城里的人,带着家当,往县城外的高地跑。

  大雨已经下了七日,这一天,楚勀带着阿特尔来到蔡府。

  蔡府这儿地势颇高,水还没能淹过来,楚勀、阿特尔一身黄土,浑身湿透,两人瞧起来都瘦了些。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