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顺手牵羊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9 页

 

  「窦大人,衙门已经到了,请下轿。」

  窦大人?记得新来的县大人就姓窦,见识过钦差大人宰人不眨眼的官差,瞬间有点发懵,怎么只是官职比钦差大人小多了的县大人?

  「大人。」守卫官差恭敬对楚勀打招呼,走前一步的窦默却以为官差是在喊他,他轻点了点头当做回应。

  楚县是个小县,衙门不大,但窦默毕竟是头一回来,不知方向。

  「窦大人,请走这边。我先领大人回厢房梳洗,一会儿再差人过来领窦大人到厅内用膳,可好?」楚勀有礼的问道。

  「如此甚好,多谢了。」窦默点点头,想着洗净满脸风尘才好拜见礼王。

  楚勀领着窦默至厢房,说明道——

  「这里往后是大人的厢房,漱洗用物、衣袍皆已备妥,大人请自便。」

  楚勀为窦默开门,待窦默进了厢房,楚勀帮忙关上门,朝阿特尔交代道:「你留在这儿,等人出来,立刻领到厅内用。」

  阿特尔忍不住问道:「公子不觉得哪儿怪怪的吗?」

  「哪儿怪了?」楚勀不解反问。

  「窦默是小是误会了什么?」

  「误会什么?」

  阿特尔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误会我们只是被派去接新任县大人的小官差。」只要遇上和窦娥有关的事,主子就会成了傻子,以往他总是忍着不要把对主子的鄙夷表现出来,但随着主子和窦娥的感情越来越好,主子做傻事的情况也越来越严重,几次之后,他也懒得再忍耐了。

  「咦?会吗?」楚勀着实一楞。

  「不会吗?你方才也没说你是谁啊!」主子对窦娥、蔡婆是这样,现在对窦默也是这样,唉。

  接迎未来老丈人太紧张,好像真忘了说。楚勀不确定的道:「等会儿再说清楚,应该无妨吧。」

  只有你才觉得无妨吧,拜托,能不能别只想着心上人,挤出点心思来用在旁人身上!阿特尔无语了,他就等着看是不是无妨,希望窦默可别被吓坏了才好。

  楚勀往前走了几步,又回头望向阿特尔,神情显然有几分困惑,欲言又止半晌,才道:「我似乎在面对在乎的人时会有些紧张。」

  「王爷知晓什么是紧张?」

  「原是真不知晓的,直到……」楚勀低声说,表情显得有点迷惑。

  直到认识了窦娥吧。阿特尔在心里默默替主子把话给说完。

  他自小是礼王的伴读,两人与其说是主仆关系,不如说是兄弟贴切些,没有旁人的时候,他偶尔会打趣主子几句,现在就是那少见的偶尔,毕竟主子能被打趣的事儿也不多。

  记得上一回这么做是查抄镇安王府那日,都好些年过去了。

  那次京城娇滴滴的大美人拉着主子的衣摆痛哭,他在一旁瞧着都生出怜惜,没想到主子竟抬脚将人甩开,一脸酷寒地要美人别弄脏了他的衣鞋,事后他打趣主子,人家好歹是京城第一美人,琴棋书画倶通,他竟舍得赏大美人一脚。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