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顺手牵羊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1 页

 

  第8章(1)

  楚勀回到自己的厢房,褪下粗布衣裳,换了件暗紫锦袍,穿扮得十分正式,也合乎身分,这一刻起,他回归真正的身分,礼王那兀勀。

  他振振长袍,走出厢房,踏入食厅,瞧见窦默已梳洗更衣,看上去多了几分精神。

  「窦大人。」那兀勀迎上前去,出声招呼。

  「我已准备妥当了,不知何时可见钦差大人?」窦默问道。

  「窦大人,方才没来得及说,我就是钦差大人。」那兀勀说完,小心观察着他的神色。

  窦默捧着锦盒,震惊得张口结舌,眼前这名身材高大,面色黝黑,看起来老实的年轻人,竟、竟然是礼王?这、这与他印象中的礼王实在差距太远了。

  「窦大人,我正是钦差大人,方才城门外相迎,忘了说。」那兀勀以为窦默没听清,又重申了一次。

  「下、下官……」窦默瞧了瞧年轻男子一身暗紫锦袍,这才猛地从惊愕中回过神来,一刹那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以狠戾冷酷出名的礼王,竟亲自到城门外迎接他,还一路随轿走回衙门,论理,乘轿的该是礼王,他当随轿而行才是,这、这……他顿时软脚,跪了下来。「下官有眼无珠,不知是王爷,请王爷恕下官不敬……这、这锦盒圣上嘱咐下官一见到王爷,必须即刻交予王爷。」

  那兀勀皱眉,一般上任的新官,都只知他是代天子出巡的钦差大人,并不会知晓他真正的身分,这是当初他与额布约定好的事,不过现下他无暇细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赶紧接过窦默呈上的锦盒,将人扶了起来。「大人不必拘礼,且并无错处,何来饶恕之说?是本王不好,没先表明身分。窦大人请坐,本王先看看皇上有何交代,我们再叙。」

  窦默哪里敢真的坐下,他低着头,退开几步站到一旁。

  那兀勀打开锦盒,里头放着一对羊脂白玉梅花簪,以及一封书信,笔迹是额布的,他拿出信,摊开细读,一会儿唇边有了笑意,他将信递给窦默。「窦大人且看看这封信。」

  窦默傻了,迟迟不敢伸手接过。

  那兀勀见窦默不动,又将手伸长了些。「窦大人瞧瞧无妨。」

  显然礼王是真想让他看家书,窦默不明所以,但还是硬着头皮走上前,抖着手将信接过,瞧完皇上龙飞凤舞的字,窦默将信递回给礼王。「下官看完了。」却也有了更多困惑。

  喜欢就直接带回京城吧,无妨的……

  只要是个姑娘,不是男人就成……

  这么多年了,朕心甚慰,吾儿那兀勀是真男人……

  朕先赏下一对白玉簪,待你将人带回京城,朕另有重赏……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窦默全然无法理解。

  「窦大人,请上座吧,我们边吃边谈,或者本王让人将窦娥接过来,窦大人一定十分思念女儿吧。阿特尔,你去蔡府请窦姑娘过来一趟,就说我有份惊喜要送她。」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