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顺手牵羊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4 页

 

  走出厢房,那兀勀唤来一名小官差备马,官差被俊美贵气的他震傻,半晌没有动作,那兀勀见状,淡淡的道:「还不快去?」

  宫差听见熟悉的冰冷嗓音,赶紧回神道:「是。」接着便一溜烟跑走备马去,只是脑袋仍不能思索着,钦差大人怎么跟之前长得不一样了?

  阿特尔正好从外头回来,一见主子卸除了伪装,呆怔了一下,旋即问道:「王爷想好说词了?」

  昨日窦娥与窦默父女俩久别重聚,窦默掉了泪,窦娥反倒冷静,不见难受感伤,反倒一心为求得功名的亲爹欢喜。

  父女两人开心用膳,那兀勀在一旁陪着,瞧起来心不在焉。

  第8章(2)

  阿特尔与主子一同送窦娥回蔡府,回衙门的路上,他这才晓得窦默只给主子两日时间,逼主子对宝娥坦白一切。

  窦默的要求自然合情合理,只不过敢明着逼迫主子,窦默恐怕是活着的第一人,但正因为如此,阿特尔更能看出主子有多在乎窦娥。

  「怎么想也想不出好说词。」那兀勀很烦恼。

  「窦大人不是给了两日时间,王爷还有时间可以好好想想,明天再说也不迟。」

  「越想越乱,不如就直接说吧,想再久也是多余。」

  「万一窦娥不能谅解王爷,王爷有什么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就算得长跪不起,也要跪到窦娥谅解为止。」那兀勀又不用脑了。

  阿特尔沉默许久,才淡淡提醒道:「男儿膝下有黄金。」

  「千金万金贵重不过窦娥一颗心。」那兀勀叹了声。

  可以别这样恶心人吗?他才刚用过早膳!「王爷若跪了窦娥,恐怕消息传回京城,皇上知道了不好。」阿特尔只能当个好心人,好心提醒。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你知道额布另外安了哪几个眼线吗?万一真不成得跪,我必须先把那些人给杀了,我可以相信你吧?」那兀勀一脸期盼的望着他。

  「王爷……」阿特尔无奈极了。「你随随便便把人杀了,就能行吗?」跟着王爷的眼线不少,方圆五里内皇上安排的暗卫更多,不管哪个眼线让主子动手杀了,最后消息都会传回京城。

  「是不行……罢了,我再想想。」那兀勀自然明白阿特尔的意思,他只是特别烦躁、特别担心,万一窦娥不愿谅解他,除了长跪不起,他一时实在想不到其他法子,可偏偏他还真不能跪,堂堂皇子向平民下跪,消息要是传回皇上耳里,窦娥连活都不用活了。

  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大人,马备好了。」方才的官差回报。

  「好。」那兀勀应声,往衙门外走。

  阿特尔跟在主子身边道:「我尽量让其他人离蔡府远些。」

  「嗯。」那兀勀点了点头,快步至门外,翻身上马。

  转眼,宝马奔驰至蔡府门外,那兀勀只觉一颗心跳得狂,他这辈子没那么害怕忧心过,他将马拴在附近树下,并不担心马让人牵走,反正附近跟着他的人可多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