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顺手牵羊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9 页

 

  她被打断得有点动气了。「阿勀根本不是你的名字。」

  「你可以喊我那兀勀。」那兀勀低声说:「我不想我们好像隔了千山万水的距离。」

  别人尊称他王爷是惧怕、是礼制,他才不在乎其他人怎么想,可窦娥唤他王爷,他听着就是不舒服。

  「那兀勀,我们试婚吧。」窦娥直截了当的道。

  「试婚?什么是试婚?」他听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一起过一段夫妻生活,做所有夫妻该做的事,也许一年、两年、三年……不一定,直到我肯定你不对我厌腻、不会看上别的姑娘、不会妻妾成群,我们再谈成亲的事。」

  那兀勀想都没想过她会有如此惊世骇俗的提议,他微张着嘴,满脸惊愕。她晓不晓得她所谓的试婚,对女人家的名节有多伤?

  「你不同意吗?若不同意,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不是,我是为你着想,你不担心万一我变心,你会名节尽毁,什么也得不到?」他完全无法理解她究竟在想什么。

  「你会变心吗?」

  「不会。」那兀勀有被反将一军的荒谬感。

  「既然不会,我何必担心?假若你将来会变心,我们成亲后,我的下场不也同你方才说的一样?如此,我们急不急着成亲又有何用?那兀勀,你该比我更清楚,大元朝皇族要娶平民汉女有多难,我说的是娶,不是抓了当通房侍妾。

  「你大可抓了我,让我当个没名没分的侍妾,但你慎重的同我爹提亲,把我当回事,我愿意相信你对我有几分真心,可是你的真心能维持多久?我只想要一夫一妻的单纯日子,你给得起吗?你确实想仔细了吗?我的要求,之于你的身分,是太奢侈且不可能达成的请求,我实在没办法单凭你几句薄弱的保证就相信你。

  「我们试婚,也许你得到我一段时日就厌腻了,到时我大可说离开就离开,彼此都不麻烦。婆婆说了,这里永远是我的家,何况我爹也有了功名,他总不会对我不闻不问……我们试婚,不正是你方便我也方便的事吗?」

  他沉默许久,才幽幽的道:「这是我方便,却毁你名节的事,我若答应,我算得上是男人吗!」

  「那兀勀,若你能做到你所承诺的,我们早成亲或晚成亲并无差别。若你做不到,我们不成亲,于我反而是好的,没有名分可以拘着我。昨晚我想了许多,你如今不肯放手,兴许是还没得到我,而我……我得承认我对你也用了心,既然如此,我们过一阵子夫妻生活,彼此了解得更深之后,或许我们更可以确定对方是不是自己所追寻的伴侣。」

  「你非得这样做?」

  「是,我想来想去,这是对你我都好的办法,何况,你回京城是个变数,我实在不认为事情能如你所说的那般简单,难道不会有人逼你娶妻纳妾?好比皇上,你拒绝得了吗?」

  那兀勀瞧她态度坚定,多少有几分明白,她看似柔软,实则坚韧,她决心要做的事,就会贯彻到底,虽说她这样的性子让现在的他着实困扰,可他当初正是被她坚韧的心性所打动,不是吗?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