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顺手牵羊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80 页

 

  这个窦娥,看来果然非善类,是个祸国妖女。

  第12章(2)

  王府地牢里,那兀勀坐在大椅上,一旁小茶几上搁了杯热茶和一盘核果。

  刑架上绑着一名身穿红色衣袍,满头白发,脸庞却显年轻,身材高瘦的男人。

  男人一醒过来,便发现自己的手脚让人缚在刑架上,待瞧清他对面坐着礼王,神情更加不安了。「王、王爷……」

  「国师终于醒了?」那兀勀面色冷沉,声音却是难得的温和。

  「这里是?」

  「礼王府地牢,国师应该听说过,这地牢可是死过不少人。」那兀勀的声音倏地冷了几分。

  「王爷为何……」

  「喔,为何将国师请来是吗?」那兀勀见国师抖得话都说不好,便替他说了,「因为本王左思右想,想不通国师何以同本王过不去。」

  「我……下官……没有同王爷过不去。」

  「是吗?可本王就认定了国师同本王过不去。」那兀勀把玩着手里一把锋利白亮的匕首,似笑非笑地又道:「国师听过凌迟吧?本王手里的这把匕首最适合凌迟,片人肉十分利索,国师可要试试?」

  「王、王爷饶命……下官……不知何处得罪了王爷……请、请王爷指点……」

  「国师可曾同皇上说过,本王搁在心尖上的姑娘是个妖女?」

  国师浑身发颤,说不出话来。他的确有预言的本事,在他看见的异象里,那姑娘确实是羊妖入凡。「王爷,下官确实看见了异象,那姑娘……非凡人……」

  「能让本王搁在心尖上的人儿,自然非凡。」那兀勀故意曲解他的话,端起茶盏啜了口热茶。「本王这地牢刑杀过不少叛国奸臣、贪官污吏,国师凭几句话惑乱朝政,能死在本王的地牢里,也不算亏待,待国师下了阴曹地府,多得是死在这儿的鬼魂与国师作伴,国师绝对不会寂寞。」

  「王爷……饶下官一命……王爷擅自杀了下官,皇上若是问起,王、王爷如何交代?」

  「不劳国师忧心,如今宫里,有一名长得与国师一模一样的人代替国师呢,皇上绝不会发现国师死在本王的地牢里。」

  「王、王爷饶命……下官真没欺骗王爷,那位姑娘……不、不是凡人……」

  「不是凡人又如何?本王喜爱就得了。国师想清楚了,执意与本王作对,后果可是国师承担得了的?」

  那兀勀起身走上前,用匕首俐落准确地削去他大红衣袍一片布料,连带削下一片血肉,他因剧痛号叫,声音响彻地牢。

  那兀勀神情淡冷,轻轻扯出一抹笑。「不过一片薄肉而已,国师能想象身上被削下千片肉的模样吗?不会立即致命,而是缓慢流光了血,在剧痛中慢慢死去,喔,对了,本王会另外让人调制温热盐水,待削下千片肉后,再命人一匙一匙地在每处血口浇下,那种痛……」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下官不过是把看到的异象如实禀明皇上……王爷饶了下官……求王爷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