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刁妻翻墙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12 页

 

  “爹,什么卖药草?”徐展瑜两眼幽深的盯着神色不自在的爹,为什么他都不知情?

  “这个……呃,没什么,卖什么药草,咱们家还开着药铺子呢,还缺那点药材吗?”死丫头,还陷害她爹。

  “爹,你缺银子吗?我任上存了些银两,一会儿给你送来。”徐展琛一听到父亲穷到要卖药草贴补家用,难过得都哽咽了,暗骂自己真是不孝,让爹娘的日子过得如此困苦。

  “你收贿吗?”

  “当然没有。”他是清官。

  “那你哪来的银子,那点小钱还塞不满你爹的牙缝。”看两个儿子狐疑的眼神,徐贤之无奈地让人取来他放在书房的大匣子,亲手打开匣盖。“你老子不缺银子。”

  话虽粗俗,却令人莞尔,柳毅很羡慕徐府的父慈子孝。

  徐义松看着子孙笑闹着,嘴角也勾得老高,儿孙自有儿孙福,他这个老人家也乐得清闲,只要一家人像现在这般和乐就好。

  “天哪,这是……”徐展瑜难掩惊愕,一张嘴张得老大。

  徐贤之刷地把匣盖阖上。“极品灵芝和千年人参,你们妹妹上山采的,咱们不在自家的铺子卖,赚了也是大房占一半,所以盈儿让我私下卖,当是我们二房的私产。”他都还没有机会向老父提起分家的事儿,看来是该觑个机会,好好和老父谈谈了。

  “哇!这真是……太震撼了,好妹妹呀,你这是上哪儿采的,下回带二哥去,二哥帮你赚嫁妆……啊!不对,你已经嫁了,那就当做赚你的私房钱,手中有银子心不慌,你看二哥对你多好。”

  脸大的灵芝、臂粗的人参,这等极品上哪儿买呀!有钱也买不到一小片,而爹的匣子里有一堆,真是羡慕。

  “好不好要等盖棺论定,不过我有钱为什么要分给你,我自己上山采自己赚。”徐轻盈故意逗着二哥。

  “因为二哥要攒老婆本呀,而且你嫁人了,以后就不能常常到山上,二哥代你去不就好了,赚的钱还是我们兄妹的。”打断骨头连着筋呢,都是一家人计较什么。

  “我考虑考虑。”她拿乔的扬高鼻子。

  徐展瑜恨到不行的咬着牙。“行呀!丫头,你得瑟了,日后你二嫂进了门,我让她好好地治治你。”

  “哈!那时我已经不在了。”徐轻盈没想太多,直接回道。

  但此话一出,包括她自个儿在内,表情都为之黯然,等她和柳毅进京后,少说三年五载是回不来的,离别的惆怅顿生,一屋子弥漫着感伤和不舍。

  蓦地,有人打破了这样的沉闷,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

  “爹呀,你那人参能不能分我一半……不,不用一半,一小截就好,我想给我岳父补补,他这些年身子不是很好。”一向刚正的徐展琛腆着脸,伸出尾指一比。

  萝卜粗的人参切下小指大小也是价值不菲,起码几千两,一个小县官一年的俸禄还没那么多。

  但他的话让一旁的妻子很难为情的红了脸,哪有拿妹妹孝敬公爹的东西去给岳父的,太丢脸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