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刁妻翻墙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可是事情真如他们所料的顺利吗?

  瞧!这不是出了岔了。

  穿呀穿的,十二生肖排行第十的花刁鸡就穿出问题了,一觉醒来成了手小腿短、坐在床上脚就踩不着地的小女童徐轻盈。

  “月老,太上老君,南极仙翁,王母娘娘……你们快把我变回去,我要重穿一回,这次不算数……”

  横眉竖目的花刁鸡……不,是徐府的小小姐徐轻盈双目朝上,指天低吼,小小的险儿布满怒气。

  “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又作恶梦了?”

  贴上鱼戏莲叶窗纸的红木门板被打开,走进一名穿着嫩黄色比甲的丫鬟,脸有点长,像马脸,细长的眉很是妩媚,约十五、六岁,细细的腰肢一扭一摇的,细柳堪折。

  “你是谁?”花刁鸡……徐轻盈用老成的语气问着,眉宇间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刁钻。

  “奴婢是如意呀,小姐不记得奴婢了吗?”如意装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但眼底没有半丝敬意。

  如意是家生子,家中三代都是徐府的家仆,她祖父、祖母都跟着大老爷在京城大宅,一个管外事,一个管内宅,在府中是不可或缺的大管事,权限甚至大过府内的少奶奶们。

  而她是个心大的,一心想到天子脚下的京城,靠着祖父母的关系,就算当不成正室,至少也有个姨娘好做,她祖母当年可是服侍过老夫人,也给大老爷喂过奶,情分自是不同。

  看似稚嫩的眸中利光一闪。“我是不想记住你呀!谁教你对我不好。”她嘟着嘴,似在娇嗔。

  “哎呀!我的好小姐,这话可不能乱说,奴婢就是个奴才,哪敢对主子使坏,小姐千万别害了奴婢。”如意略微心慌的看看门口,就怕这番诛心的话被人听见,她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那你带我出去玩。”整天待在屋子里,没病也闷出病了,她快闷坏了,整个人蔫蔫的。

  一听主子要出屋,如意差点哭着跪下来喊祖宗。“不行呀!小姐,老爷、夫人吩咐了,你的身子骨还太娇弱了,不宜吹风,要身子养好了才能出去,奴婢要看着你呀!”

  徐轻盈落水被救起后,整整昏迷了七天七夜,期间高烧不退,入手的滚烫简直像火盆子一样,让徐府上下又急又慌,想尽办法要退了她身上的热气,汤药是一碗一碗的硬灌。

  好不容易退了烧,她又连夜梦呓说起胡话,把一家人刚放下的心又高高吊起,唯恐她撞了邪。

  请了和尚来念经,又做了三天道场让道士收惊,一连串劳心劳力的折腾,她的情况才渐渐好转,众人才终于放下了心。

  这也是为什么当徐轻盈一醒来,床边却无人照看的原因,因为所有人都累垮了,趁着她睡觉时回屋好好休息。

  “我好了,你看我都长肉了。”才几天功夫,手臂上一节一节的白藕,生得粉嫩粉嫩却刺眼。

  她不想变成大胖子,她得去观察敌情。

  “小姐好没好,不是由奴婢决定,要问过老爷、夫人才行,奴婢不敢自作主张。”就长那么一丁点肉,有什么好大呼小叫的,她想长还长不出呢!如意很满意自己玲珑有致的身段,对自家主子的照顾明显少了几分用心。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