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刺客娇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不知今年府里的团圆饭,可有人在乎她的未归,团圆桌上少了她一人?

  在一片烟花的光亮下,原本坚强的神情闪现了些许茫然与失落。

  小时候的自己天真单纯,爹是武将,向来重男轻女,娘亲虽是正妻,却因体弱只生了她这么个小女娃,因为娘亲失宠,爹也没正眼多瞧她几眼。

  她常挂着一张笑脸讨好自己的娘亲,只是她的笑从没真正讨过谁的欢心。

  娘亲敬爹、爱爹,爹的眼光却只在为他生了儿子的姨母身上,还亲自教他功夫。

  小时候懵懵懂懂,相信只要练就一身功夫就能令爹另眼相看,让娘亲展露欢颜。最终她真练就一身功夫,让爹不再无视,娘亲好似也快乐许多,但千算万算却没算到自己不再是那个爱笑的小女孩了,而娘亲舒心的日子也没过多久,就芳魂远逝。

  几年了呢?她看着烟花出神的想。不知不觉白雪消融,春回大地,一年又过去了,娘亲死前交代她要孝敬爹和姨母,守护聂家,让爹骄傲的话还回荡在耳边,只是几年过去,这刀口舔血的日子,她还要过多久?

  她轻声一叹,脸色变得淡然,她不能想。这些年月看尽生死,早该看清人生一遭如云间月、叶中花,不论好坏,皆是转瞬而过。

  她解开挂在腰间的皮囊,看着因她停下脚步,而追上她的小厮推开院落僻静一角的小楼的朱红门扉。

  田绪在等着她,今日是正月十五,也是她给出的最后一日回来覆命的期限。

  这些年来不到最后一刻,她不会出现他的眼前。

  田绪曾笑问她,为何总要拖到最后一刻再下手?她没有给他答案,若跟他说,她不想杀人,只怕她这个被他当成除去异己的刺客所说的这个答案,会被他当成茶余饭后的笑话。

  一个刺客,竟然不想杀人?笑话!

  然而有时她自己也觉得是场笑话。

  小楼内,田绪怀里正抱着一个肌肤如雪的丽人,一见她的身影,立刻爽朗大笑,“你回来了。”

  她垂下眼,低下头,默默行礼。

  田绪这几年因为纵情声色,倚红偎翠,脸色显得灰败,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看来却像是五十几岁的人。

  她目不斜视地将手中皮囊放在满桌佳肴间。

  一旁也抱了个美人的益州兵马使李德光,面上因喝多了酒而发红,“这是哪来的俏姑娘,过来给爷瞧瞧。”

  “将军,别──”他怀抱里的美人巧笑倩兮的拉住了李德光的手,“将军有了奴家还不够吗?”

  李德光大笑,搂着美人的手一紧,年前带兵前来投靠,田绪不单赏了金银宅院,还懂得投其所好,挑了这个花好月圆的元宵夜设宴款待几名将士,并找了数十个美人相伴,从天未黑便开始作乐到月上树梢,可说是宾主尽欢。

  “小美人,别吃醋,爷只是想要……”李德光的声音因为桌上那个皮囊被打开而楞住,纵是身经百战,乍看到桌上那颗血淋淋的人头,他的酒还是瞬间醒了大半。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