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福妻智多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29 页

 

  对于这个结果,李和、李乐都松了口气,这已经算是轻轻放过杜侧妃了,照律法,她做的事,处死也不为过。

  所以她大可以放心,就算她回去蒲关,也不会有人欺负欢郎。

  这么说来,张君瑞高中搬走反而是好事,如果得皇上赐婚,他与欢郎就是和平分手。

  “小姐在笑吗?”红娘小心翼翼地问道,她以为知道了少爷和二爷的事,主子会很生气。

  “我是在笑啊。”崔莺莺噙着微笑想到大家都有好归宿,她也快和杜确回蒲关享受安稳日子,她就不禁想笑。

  她满心欢喜地把珠帘卷起,推开窗子,看着窗外桃树上喳噇叫的喜鹊,一脸幸福。

  ——全书完

  古代文之于我 简璎

  每年总在开始写贺年书时才发现日子怎么咻一下就过了?不是才开春吗?怎么这么快就来到初冬了?跟着,另一个问题就会从脑海冒出来——又过了一年,我到底都在干么啊啊啊?

  仔细想想,还真想不出来自己都在干么,没有做任何一件大事,也没有什么值得我烦恼两天以上的事,好吃、好睡,连个小感冒都没有,十二月了我还在穿无袖+短裤+开冷气,身体好到像吃了天山雪莲。唯一让我崩溃的是一个月前小约女儿给新美容师大修,我明明就说顺着原来的造型修一点点、一点点就好了(再三跟美容师强调),结果,整个修得超短且飘逸的层次都没有了,剪得齐齐的,好像西施犬,虽然西施犬也很可爱,但她是约克夏,不是西施犬啊!

  看着“变脸”后的女儿,当场我的心都碎了啊,当真是比自己的头发剪坏还难过千百万倍。

  好吧,回到主题,时间到底偷偷溜到哪里去了?

  嗯……这是个严肃的问题,值得好好探究探究。

  璎的一天分为写稿、不写稿,有写稿的日子里,一天就是写稿、伺候小约女儿、追剧、弄吃的;没写稿的日子里,一天就是伺候小约女儿、追剧、弄吃的、看书,能不外出就尽量不外出,所有待办的杂事通通集中在一个月里的某一天办完,其他时间就是跟小约女儿粘在一起。

  有没有发现,追剧是璎每天必做的重要事,璎可不是只追几部好看的剧,是追所有线上同步跟播的剧(是在骄傲什么啊?),还不只连续剧,韩综也一个都没放过——“一日三餐”、“花漾爷爷西腊篇”、“拜托了冰箱”、“翻转美人”等等等,这些在台湾还没播出前,璎就全部都看过了啊(到底是在踌躇满志些什么啦?)。

  总之,追剧对璎来说真的很重要,算是一种很花时间的兴趣,幸好随时随地都可以接着追,璎也就打算继续乐在其中啦。

  怎么又离题了?再度回归主题。

  二〇一五年是新月的二十周年,也是璎出道以来第一个古代文年,一整年的作品全部都是古装,这是过去从来没有的事啊,当然值得好好纪念一下,且这序文的主题还是美女萱丢给璎的,因为很常卡序的简小薰说不知道这次贺年的序要写什么,美女萱就丢出这个题目,璎就很听话的接收了,好乖。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