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福妻智多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自然了,不管对象多好多强,她还是想回她的世界,她殉职之后,老大和其他人会有多难过,她真恨自己太轻敌了,她怎么可以死掉呢?她是崔英,她怎么会犯那种低阶错误,怎么会?她真无法原谅自己啊。

  “小姐怎地又眉头不展了?”红娘察言观色,试探问道:“小姐是在烦心咱们回到河南要如何过日子吧?”

  他们原是居住在长安,老爷是当朝相国,烜赫一时,她家小姐乃是堂堂相国府的千金,原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不料日前老爷突然病故,官场势利,人在人情在,人死也就茶凉,崔家因此落魄了。

  京师日常花费太大,不久前,夫人忍着伤痛带着小姐、婢仆家奴等二十余人举家搬迁,一起护送老爷的灵柩要回故乡河南博陵去安葬,谁知路途遥远又兵荒马乱的,路上极不太平,加上夫人因伤心过度身子挺不住,因此半途停了下来,暂时借普救寺的梨花别院停柩休养一段时日。

  “算是。”崔莺莺含糊其词地说。

  她其实不是担心到了河南要如何度日,俗话说,烂船还有三分钉,崔家虽然落魄了,可崔老爷曾为一国之相,家底还是有的。

  她烦的是,她根本不想照故事该有的发展嫁给张生!

  她不想嫁给张生,不想跟张生白头偕老,偏偏她又不确定不照故事发展会怎样?

  可恶,光是来到异世界就够烦的了,还可能要跟一个书呆子厮守终身,她都想拿把刀抹自己脖子了,死了都比嫁给张生强。

  “算是?所以不是喽?小姐若不是在烦心咱们以后的日子,那么便是在烦恼表少爷的事吧?”说到这个,红娘也来气了。“老爷也真是的,怎么可以随随便便把小姐许给表少爷,当年又不知一个人长大后的品行如何,便那般定下娃娃亲也太随便了。”

  崔莺莺再认同不过了,“这件事父亲确实甚是糊涂。”

  红娘口中的表少爷姓郑名恒,是她母亲的侄子,一个不学无术又猥琐的纨裤子弟,十分庸碌,是个草包,终日就知道斗鸡走狗、眠花宿柳,但他父亲贵为礼部尚书,郑恒又是长子,能把她许配给门当户对的郑尚书家,双亲都认为这桩亲事好极了,没什么不妥,人品什么的,哪里会比家世重要?

  原主对于这桩亲事自是百般不愿,可除了自怨命薄也只能听天由命,这时代的婚姻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以原主并不敢违抗。

  “小姐!”红娘很惊讶的看着主子,她有没有听错?小姐性子向来绵软,她说是替小姐不值,却没想过小姐会附和。

  崔莺莺看红娘吃惊的模样便知道自己的言谈又不合原主行止,连忙改口,“我是说,父亲也是爱护我才会一时糊涂了,将我许配给表哥,以为尚书府便是好归宿。”

  红娘听了这才松了口气,“是这样没错,老爷爱女心切,犯糊涂也不奇怪。”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