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娘娘回宫(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60 页

 

  “卑职在。”

  “听说公孙回朝了?”

  “皇上是从何得知?”雷鸣贴在轿侧,压低嗓音问。

  莫知瑶到东司衙找他时,说明皇上人在纵花楼,还交出了皇上随身的九节鞭,他整个人都快蒙了,心想今儿个的事怎么都凑在一块。

  然,这是好事,姑且不管皇上怎会出现在纵花楼,只要皇上无恙就好。

  “因为城里早已传得沸沸扬扬。”

  “说得也是,这消息极不寻常的传得飞快,虽说卑职今儿个未进宫,但先前宇文将军来找过卑职。”

  “宇文恭找你做什么?”

  “他来询问搜寻皇上的进度,又顺道提及公孙大人回朝一事。”

  “……他怎么说?”

  “宇文将军说他当殿查看了公孙大人的肩,然而当初公孙大人掉下河时,撞上了河底暗礁,所以不只额上有伤,就连右肩也磨掉了大片的皮肉。”说着,他不禁想起方才在房里瞧见的钟世珍,他的额上也有伤啊。

  “然后呢?”额上有伤?他想起额上同样有伤的钟世珍。

  “宇文将军说尽管磨去大片皮肉,但似乎可见公孙家的家徽刺青颜色,不过他还是觉得相当可疑。”

  “怎么说?”他问得心不在焉。

  明明此刻该将心神都放在公孙身上,可不知怎地,他却想起方才那个吻。

  明明是因为钟世珍像公孙,才教他牵挂,可偏偏此刻占据他心里的却是他,无心多想回宫的公孙令。

  “因为公孙大人是由束兮琰带进宫的。”

  “喔?”阑示廷回神,努力地专注在交谈上。“束兮琰么?”

  “宇文将军的意思是,公孙大人失踪了三年多,却在皇上落河失踪后出现,束兮琰其心可议。”雷鸣将嗓音压得更低。

  “宇文恭竟这般说?”阑示廷有些意外,不禁哼笑了声。“早朝时,陆取可有在殿上?”

  “该是有才是。”

  “朕得听听陆取说说那当头到底是怎生的景况,竟会教宇文恭吐出其心可议这四个字。”他懒懒地窝在软衾上,迫不及待想知道两人杠上时的剑拔弩张。

  他可以猜得中束兮琰的心思,但却难以得知宇文恭是如何和束兮琰唇枪舌剑。

  “皇上不在意公孙大人了吗?”

  “雷鸣,你认为出现在殿上的会是真正的公孙令吗?”

  “这……”

  “在朝堂上,重要的不是公孙令这个人,而是公孙令的名,因为公孙令可是三大世族之后,他握有推举权。”阑示廷哼笑了声,对束兮琰那丁点心思极为不耻,太易猜显得太无趣。

  宇文恭不可能支持束兮琰,而束兮琰更不可能自荐,所以他当然就需要第三个人——那就是失踪三年多的公孙令。

  那么回宫后,他该下哪一步棋呢?

  他托腮忖着,轻挲着自个儿的唇,暗恼方才他怎会没回吻。

  翌日,钟世珍拖着沉重的脚步,随着束兮琰一步步地踏进朝巽殿内。

  殿内,鸦雀无声,她每走一步就觉得心脏抽一下,眼前的景象像是要模糊起来,脚步虚浮着。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