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侯爷貌美爱如花(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0 页

 

  栗儿心疼地看着笑容满满、却面色苍白的小九姑子,伯府这些年来的阴私事等情报,都是经过自己的手呈报给她和侯爷的,自然知道小九姑子受了多大的伤害和打击。

  这平庆伯府,确实肮脏到令人恨不能一把大火全烧了去。

  “栗儿,我前两日新抄的经卷你送过去了吗?”容如花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又恢复了澄澈平和,轻轻地问。

  “回小九姑子,都送过去了。果然如您所料,伯夫人把它们全扔进香笼里看着烧了。”栗儿眼神发亮,笑吟吟道。

  “她那么恨我,又不能明着搓磨我,自然只能一次次藉由让我抄经,又烧了我亲手抄的经卷来发泄折腾一番了。”容如花笑笑,忽又蹙了蹙眉。“那墨十分歹毒,久闻淫毒入体如附骨之蛆,上瘾了后一次比一次厉害,也唯有‘香襦丹’可解去毒性,你可千万记得吃才是。”

  “小九姑子莫担心,奴但凡留在伯夫人跟前看她烧经过后,一定都会速速服下的。”栗儿面带宽慰笑容地道。

  “那便好。”她松了口气。

  “对了,小九姑子,宫中传来消息,说那几味药已缺了。”栗儿抿着唇儿,眼底恶趣味之色满满。“刘太医制不得伯夫人专用的哮喘药,想来必是得亲身到伯府请罪的,尤其伯夫人的哮喘药好似也剩下没几枚了吧?”

  容如花笑得杏眼弯弯,小手托腮,郑而重之地点点头。“是呀,剩下没几枚了,这下‘母亲’可有苦头吃了。”

  “是啊,不只吃苦头,恐怕还有好戏看了。”

  主仆俩邪恶地对视,笑得好不欢畅。

  刘太医的外室女儿是秀郡王妻弟的爱妾,这关系,这笔帐……算起来可胡涂了。

  “我真是太坏了。”容如花小小内疚心虚了一把。

  “您一点儿也不坏,应该说是侯爷教得好。”栗儿憋着笑回道。

  隐于暗处的青索差点自高梁上摔下来。

  ——连主子都敢编派,你这颗栗子胆子也肥啦?

  而在平庆伯府的另外一端,伯夫人涂着美丽蔻丹的指尖颤抖地碰触向白玉茶盏,猛地抓起狠狠地撗在地上,摔个粉碎!

  “夫人——”许妈妈大惊失色,砰地跪下重重磕了个响头。“您、您别气坏了身子,有话好好说啊!”

  瘦削憔悴却依然装扮得艳丽刺目的容如兰好整以暇地捧着茶盏,啜饮了一口,好似视而不见。

  “你这个不肖女!”伯夫人气得颈项青筋直冒,面目狰狞。“我是造了什么孽,今日竟然被你这不孝的东西忤逆——”

  “母亲,您当然可以不答应。”容如兰放下茶盏,优优雅雅地掏出手绢儿擦了擦小嘴,阴恻恻一笑。“不过您放印子钱的事儿,就别怪女儿不帮您兜住了。”

  “你、你……”伯夫人血气翻腾,险些呕出一口腥咸来,喘息着尖声道:“你要是还认我这个母亲,就给我打消了那个荒谬透顶的念头!”

  “母亲,你真当我不敢把这一切闹得底朝天吗?”容如兰冷笑,眼里满满阴鹫怨恨。“我可不怕丢脸,反正嫁给那个死老鬼日夜饱受煎熬,不知哪日被活活折磨死,还不如拖着她们一起。可母亲纵是你舍得不当这个伯夫人,大姊姊也舍不得她梦寐以求的未来国母大位吧?”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