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侯爷貌美爱如花(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7 页

 

  容如荷不依地在他怀里挣扎着,最后还是嗔怒犹存地撅着小嘴道:“妾身不管,内院这事儿您得给妾身一个交代。”

  他眼神阴鸷了一瞬。

  容如荷心下一颤,见好就收地软化了姿态,娇怯怯泪汪汪地嗫嚅道:“您当荷儿是为了自己争着内院权力吗?要不是王妃姊姊太好性儿,几次三番让底下的姊妹们闹得没了规矩,连孩儿们都受了委屈,妾身今儿至于硬着头皮同您说这些个大逆不道的话吗?”

  丰郡王一窒,想起在郡王府中低调消极的妻子,不禁也有几分头疼。

  “也罢,本王不便回府的这几个月,你便和王妃共同辖治内院吧。”丰郡王想了想,谨慎地道:“可你切勿事事专断独行,但凡内院事务,还是得多多问过你王妃姊姊,若有决议不了的大事,只管命人捎到兵部或西阳大营来,本王再忙也会尽速决断的。”

  “妾身遵命。”容如荷登时笑靥如花,心中已经盘算起了如何蚕食鲸吞郡王妃手中的权柄。

  ——唯有男人与权力都掌握在手中,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平庆伯府一隅。

  容如花将研磨好的药草末和着花蜜和蒸熟的粟米粉,揉成了一枚枚滴溜溜滚圆的药丸子,约莫有百来颗之数,最后摊在细竹筛子上搁于阴凉处风干。

  风干上一日,明儿一早装上药瓶就能赶紧送出去了。

  想起栗儿前儿自外头收到的传言,她心头有些复杂难言,最后还是轻轻叹了一口气。

  “只希望长公主莫再郁结于心,能早些快快好起来吧。”

  长公主……不只是阿琅哥哥的娘亲,更是她最为敬重的女性长辈,虽然对她多有提防,却也提点教导了她很多很多。

  容如花始终衷心希望她老人家能长乐无极平安康泰,一辈子欢欢喜喜的。

  据她所知,府医伯伯每年都会进深山采药一回,多则半年少则三个月才会回到冠玉侯府,而偏偏近日长公主的旧疾咳症又发作了。

  本来这老症候只要吃神医往日制的药丸子将养着,大半个月也就能调停得差不多了,可谁知安国公世子夫人——长公主的小姑——最近不知怎地上窜下跳得厉害,楞是三天两头上门牛皮糖儿似地缠着逼着,硬要她这个舅母在赏花会上将外甥女和儿子的名分订下……

  温柔好性儿的长公主与大将军多年来夫妻极之恩爱,她平生也最仰慕崇拜这个战神夫婿,为了他,甚至以自己堂堂皇族公主之尊,对他的家人退让包容再三——

  一边是夫婿的娴雅聪慧亲外甥女,一边是自己风华无双的亲儿子,若能门当户对亲上加亲,长公主本来也是乐见其成的,可偏偏她这骄儿心中另有所属,又是个胸中自有丘壑决断的,他的婚事,便是她这个做母亲的也无法全权做主。

  只是外甥女经常侍奉于前,小姑又逼得急,两相催逼之下,长公主心里郁结焦虑难解,咳症自然越发严重,原是白日会咳上好半天的,这下又添了夜不能寐喘咳难抑晕眩头疼的症候。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