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侯爷貌美爱如花(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7 页

 

  “小九姑子,花帖一事当是由宫嬷嬷打理的,不如奴去求宫嬷嬷悄悄地把名字添了?”栗儿低声提议。

  “不妥。”容如花摇了摇头,小脸上的那抹忧心立时收拾得干干净净,温和笑道:“我应该亲自修书一封,求请长公主允可才是。长公主温柔和善,若觉得此事妥当的话,是不会为难我这小辈的。”

  过去这些年来,她可以清楚感觉到长公主对自己的关心疼爱,是真的将她当成了子侄辈那样地照拂的,纵使不同意阿琅哥哥和她在一起,也从没恶言相向过。

  正因如此,她更不能伤长公主的心……

  “小九。”一个熟悉的女声响起。

  容如花心一凛,迅速回过神来,想也不想立时屈膝行礼,乖巧笑唤道:“给母亲请安。”

  平庆伯夫人今日穿了件绣着金色牡丹的大红绯色华衣,乌发梳堆如云,珠玉簪环华丽地缀于其间,面若满月朱唇翘鼻,美眸眉梢底隐约有一丝荡漾的媚色……

  显是近来日子舒爽,被滋润得十分称心。

  “小九这些天可忙得很哪,”平庆伯夫人笑着,美眸里精光闪动。“今儿可有空闲陪母亲说说话儿?”

  “只要母亲不嫌弃,小九自然乐于两老承欢膝下。”她也笑得好不天真可爱。

  平庆伯夫人眼神森冷了一瞬,面上喜色越欢,甚至亲手牵起了她往另一头临水而筑的水榭上走。“母亲就知道小九是个有孝心的……虽说比不上你那做了郡王侧妃的大姊姊,可也比你其他几个姊姊听话多多了——对了,你们都在这儿候着吧,我们娘俩儿说说私话。”

  “诺。”许妈妈和一干侍女便留在九曲桥这头守着。

  栗儿也恭敬地站到了许妈妈身边,却是不着痕迹地瞄了早已掠影飘至水榭顶上潜伏的青索一眼——

  谁知道这个恶毒的伯夫人又想下什么狠手?幸好还有青五在。

  平庆伯夫人和容如花在水榭内只停留了约莫盏茶辰光,后来离开的时候,“母女俩”都是笑着的。

  ……待回到寝堂后,始终面露深思的容如花终于对满脸关切的栗儿开口道。

  “她说胡妈妈的儿子向她哭求想接回母亲侍奉尽孝,做主子的也不该离分人家骨肉至亲,这是造孽。”她嘴角隐有一丝讽刺。

  伯夫人毒杀她亲娘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造不造孽呢?

  “真真可笑。”栗儿冷笑,顿了一顿,警觉问:“只是,伯夫人怎么会突然又想起这个人?您允了吗?”

  “我自然拿话遮掩了过去。胡妈妈已尸骨无存,阿琅哥哥当初故意命人将她的尸首带走,只留了她的一根银簪和几片被撕扯破的衣衫与血迹,蒙了伯府的人……”

  过往记忆跃现眼前,她下意识揉捏着隐隐作痛的伤腿。“伯夫人今日口气分外强硬,似有几分试探,好像已经怀疑胡妈妈根本不在我手上了。”

  栗儿神情严肃起来。“您怀疑是有人泄了口风?”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