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侯爷貌美爱如花(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3 页

 

  “郡王欲谋大事,方方面面都得要钱,银子哪里有足够的?”容如荷不耐烦地道,“而且这次郡王妃打了我个措手不及,我怎么能眼看着郡王的心又被她拢络了去?郡王的粮草还缺了十万石,我已与京城最大的米粮商号说好了——”

  “荷儿!”平庆伯夫人厉声唤道。

  容如荷不敢置信地盯着向来对自己好声好气且有求必应的母亲,美丽眸子不悦地眯起,僵硬冷声问:“母亲,事关紧急,您难道想袖手旁观?”

  平庆伯夫人吞了口口水,强自陪笑道:“母亲何尝忍心见死不救,只不过伯府进项有限,前次又耗费巨资替你祖母做寿……”

  “母亲在外头放印子钱,数月下来累积也有万金之数了吧?”容如荷不耐烦地打断了平庆伯夫人的话。

  “荷儿,你——”平庆伯夫人脸色变了。

  待容如荷满意地离去后,平庆伯夫人神情阴森地端坐在锦席上,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许妈妈随侍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吭一声,若是往常还能劝几句,可是眼见主子近日心神暴躁意乱,有时像换了个人,并且……

  许妈妈暗暗捏了把冷汗,只盼自己忧心害怕的那一切不会发生。

  “许妈妈,命人拿伯府的帖子去太医院,”平庆伯夫人的声音有些奇异地沙哑了,端坐的身子微微扭动了下,浑不觉自己已然媚眼如丝。“就说本夫人身子不适,让——他来替我诊治诊治。”

  “夫人——”许妈妈吓得手一抖,老脸冷汗直流。“您、您三思啊!”

  “你这是在指责我这个做主子的吗?”平庆伯夫人目光锐利狠戾地射来,许妈妈膝盖一软。

  “老奴不敢,老奴不敢!”

  许妈妈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出了正堂,脸色灰败惨白,在虚掩的长廊下一阵茫然……

  她一家老小都是夫人的陪房,前程身契性命全捏在夫人手上,若是为奴不从,主子一句话就能要了他们全家的命,所以这些年来她也替夫人做了不少很灭良心的事,更是从中得了不少好处。

  可现在,她后悔了,自己怎么就没能及时为自己存个心眼儿,留条后路呢?

  夫人现在行事全没了昔日的谨慎精明步步为营,假使有一天,和刘太医的事儿不幸败露,那头一个死的肯定是她这个贴身心腹!

  许妈妈眼神越见恍惚,神情悲苦难禁。

  第9章(2)

  “许妈妈?”一袭尔雅官服的容如诩经过她跟前,蓦地站定脚步,微微托异地温和问,“妈妈脸色不大好,是不是身子哪儿不妥?”

  许妈妈一颤,心虚地转过身就想走,却又被容如诩唤住。

  “二郎君这是下朝了?”许妈妈僵硬地一笑。

  “是,正要去敬寿堂向祖母请安。”他语声温雅地道,随即一拱手。“诩先行一步。”

  许妈妈心绪复杂地看着他,半晌后低声道:“二郎君慢行。”

  “嗯。”他笑笑,临去前有些迟疑,“母亲那儿方方面面都少不了妈妈的协理操持,您若是身子不适,还是尽早调养为好吧,毕竟母亲……对于于她没有用处之人,总是少了几分宽待的。”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