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侯爷貌美爱如花(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6 页

 

  皇帝眸底泛起一丝厌色,冷冷地道:“还有你!”

  丰郡王心一惊跳,脸色发白。“父皇?”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纵容府中一个不安分的侧妃到处生事,把结发妻都挤兑到了墙角去,朕忍着不欲干涉你后院家事,就是想看看你是怎么处置的,没想到你这不争气的东西,还真的宠妾灭妻给朕看,是想气死朕吗?”

  丰郡王被骂得灰头土脸跟龟孙子似的,慌得连连磕头请罪。“是儿子错了,儿子、儿子不该因着容氏为我诞下子嗣就这般纵惯她……不过儿子前些时日也自知有错,已然收回容氏中馈之权,决计不再委屈儿子的郡王妃了。”

  “哼,算你脑子还清醒。”皇帝忽然剧咳了两声,在太子和丰郡王忧虑望来的目光中,黑着脸烦躁地摆摆手。“既然粮草齐备,就速速责人全数押运往北方吧,你兄长们正在战场上厮杀羌奴,半点也耽搁不得。”

  “诺!”丰郡王眼睛一亮,大喜地恭恭敬敬领命。

  而在太子和丰郡王分别走下外头丹阶的当儿,太子突然停住了脚步。

  “五弟,好个一石二鸟之计。”太子清眸微微挑起,有些苍白的嘴唇淡 淡泛着笑意。“孤还是大意了。”

  丰郡王一脸无辜,笑得坦然无邪。“弟弟怎么听不懂大兄的话呢?”

  太子一哂。“容侧妃想必从未想过,自己掏心掏肺付出且算计一切,却反倒把自己的命都给算了进去……”

  “种什么因,得什么果。”丰郡王似笑非笑。“况且,臣弟对容氏何尝不是仁至义尽?”

  “你就这么确定,容氏已经是个无用的棋子了?”

  “有没有用,大兄不是最清楚吗?”丰郡王笑了,眼神阴冷含笑。“容如诩到底是谁的人,如今尚无定论,可臣弟已经不耐烦再等了。”

  太子沉默了一下,随即露出了今日以来最真实的一抹笑容,带着释然和感慨。

  “是因为孤今日中了你的计,手中掌管半片京畿皇城之权被父皇夺去,已然失了先机,所以五弟也不想再同大兄虚以委蛇了吗?”

  “大兄不还是太子吗?”丰郡王朝他一拱手,长笑而去。

  “……有意思。”太子摩挲着下巴,良久后意味深长地一笑。

  第10章(1)

  梁武帝起兵,阐文劝。仍遣客私报帝,并献银装刀,帝报以金如意。

  ——《南史·席阐文传》

  太子被勒令闭守东宫自省,皇帝也因此气得病倒在榻……这惊天消息犹如巨石重重抛进湖中,在朝野官场甚至是世家中,激起了一圈又一圈剧烈的震荡。

  一时之间,丰郡王被皇帝榻边托付重任,代为监国的消息也迅速四下远播,这下就连远在北地战场上的秀郡王和敬郡王也在各自大帐里气得跳脚——

  “太子那个无用的东西,究竟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连个小五都斗不过,活该他储君之位不稳!”敬郡王对着幕僚破口大骂远在京城的东宫。“还偏偏在这个时候……”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