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侯爷貌美爱如花(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7 页

 

  幕僚自然知道敬郡王指的是什么。

  如今北羌之战已经进入白热化,盛汉虽然胜多输少,可北羌人擅长游击战术,像打也打不死的小蠊,此等癖疥之疾想要以雷霆之势尽数倾轧粉碎,也大为不易。

  只能把他们打狠了打怕了,远远退逃数百里,如此他也才有凯旋班师回朝的借口和机会。

  可现在,他和秀郡王都陷在这儿动弹不得,京城一日数变,万一等他们打胜仗回京,结果皇帝早就换人做了——那笑话可就闹大了!

  而秀郡王这头,大帐内气氛凝重肃然至极——

  秀郡王负着手,盯着面前那一小卷飞隼传书而来的帛书,眼底有着深深的挣扎之色。

  “主子?”幕僚屏息等待着他的回应。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他吸了一口气,毅然决然地道:“那么,就这样办吧!”

  “主子英明!”

  北地的大风凌厉刮起,战场上未干的鲜血味浓浓透帐而入,刺鼻得令人心中寒颤……

  冠玉侯府一处幽静的炼药斋内,原在全神贯注调配最后一批伤药的容如花突然被一双铁臂自身后紧紧环住了。

  “阿琅哥哥,别闹。”她先是一惊,可感觉到身后熟悉清冽的男人气息时,小脸不禁悄悄红了。“我、我这儿正办着正事呢!”

  “哥哥也在‘办正事’。”计环琅俊美的脸庞埋在她柔软的肩窝,灵巧的舌尖已按捺不住地舔弄起了她露在襟领外的一小块雪肌,感觉到怀里小人儿敏感地打了个机伶,愉悦地顺势含住了那小小柔嫩的耳垂,低笑道:“我们打铁趁热让母亲抱个大胖孙子……好不?”

  她被他吸吮舔吻得浑身酥麻瘫软如春泥,心下又是慌乱又是害羞又是气恼,却也气喘吁吁几乎说不出话来,“哥哥别……小九今天是来……来帮忙……啊,做、做药的……”

  “做药不如做人好。”他修长的手掌熟门熟路地钻进了她层层绢纱小衣,怜爱地包覆住了满手娇嫩嫩的凝脂浑圆,指尖还坏极地轻捻起尖尖儿的嫣红小豆……

  容如花霎时脑中一片空白,羞人的呻吟险些失控逸出,尤其是翘臀下那巨大炽热坚硬又雄纠纠气昂昂地顶着自己,只觉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臭、臭流氓……”她断断续续哼哼娇斥着,又怒又羞又难耐。

  被耳鬓厮磨上下其手地弄了一个多时辰,最后容如花呜咽地高高啼叫了一声,绷直的身子和蜷缩紧紧的小巧脚趾终于松懈了下来,下身春汁淋漓得一塌胡涂,身后的大男人更是隔着她那已然湿透了的小裤重重一顶,而后酣畅地低吼出声——

  透着男性麝香味的粘腻暖湿在她腿心间泛滥了开来,她咬着下唇羞得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都还没做到最后一步,自己就已经屡屡……真真再没脸见人了。

  “好小九,哥哥为了你,拚死忍到洞房花烛那日,真是吃尽苦头了。”偏生还有个坏人在她耳边哀怨地嘟囔,好像他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