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侯爷貌美爱如花(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9 页

 

  伯夫人眼见事迹败露,再无以一贯铁血俐落手段将这丑事遮掩下来的可能,刹那间娇容惨白发青,腿软瘫倒在地。

  刘太医则是哆哆嗉嗦嚷叫着:“都是她诱奸本官的!本官也是被迫的!”

  倒是刘太医这番话刺激得伯夫人一改颓唐绝望之色,高声喊冤啼哭了起来,口口声声指是刘太医见色凌辱于她……

  苏醒过来后的容太夫人捣着胸口,在听见大管事禀明过去两个多月来,刘太医应请上门的次数就不下十次,说是为伯夫人诊治,却从未见开药方子,且一进正堂后便屏退所有伺候的人,闭门良久……之后,险些当场被活活气死!

  “淫妇!你这个该天打雷劈的淫妇!”

  隐密参与处置此事的众人尽皆变色,其中尤以傻傻做了乌龟王八的平庆伯爷的脸色最为难看。

  “婆母在上,儿媳不敢虚言狡辩,可儿媳向来有哮喘之症,也一贯都是吃刘太医的药丸子,最近几次病发,他入府来为儿媳医治皆是以针灸为主,后以药丸为辅,又怎么会另开药方子?”平庆伯夫人哭得浑身颤抖我见犹怜,呜咽道:“可谁知他人面兽心,今日竟然趁儿媳对他的信任不设防,对儿媳……对儿媳……呜呜呜……

  儿媳自知受辱,不该再苟活于世,可儿媳愿过后长伴青灯古佛了此残生,却也不能不替自己洗刷冤屈!”

  容太夫人还没有说话,伯夫人的生母弥阳侯太夫人已经抱着自己的女儿,哭得一个叫悲愤——

  “我可怜的女儿呀,有母亲为你做主,看今日谁敢动你!”

  “母亲,呜呜呜呜……”

  “你这淫妇!”容太夫人气得几乎又厥过去,像是恨不得一口咬死她。“你以为几句托词借口就能洗清你的淫乱罪名吗?你自己的陪房许氏已经全都招了。我堂堂平庆伯府居然被你这个恶毒贱妇祸害多年,老身今儿若没能处置了你,我将来死了又有何颜面去见平庆伯府的列祖列宗?”

  竟然是许妈妈出卖了她?!

  “许、许氏?”平庆伯夫人泪痕斑斑的美眸先是慌乱,随即满满狠戾,面上却还是哀艳凄楚地哭道:“不,不,婆母,您万万不可信她啊!许妈妈那个老奴才自从先儿办事不力被我打骂了几句后,便对我心怀怨慰……

  不管她对您说了些什么,都是她编造出来陷害主子的谎话!”

  “贱人!”赵国公老夫人再也看不下去,怒斥道:“就凭着老身亲眼见到你怂恿那刘老贼下针欲害你婆母,就算你狡辩上一千一万句,也逃脱不了秽乱伯府淫行失德谋害婆母的种种死罪!”

  平庆伯夫人脸色惨然而绝望……

  而在静平轩内,容如诩修长如玉的指尖轻拈起黑子,置于局中一角,棋局情势大明——

  “二哥哥赢了。”容如花杏眼扑闪扑闪,说不出的娇甜憨然可爱。

  “不,”容如诩温柔地看着小妹妹。“是我们赢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