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驸马难追(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9 页

 

  她很想告诉他,她就是夏和,然而他会相信吗?她要如何开口?

  杜阡陌再度开口,「方才你问我是否能确定彼此的真心。」他顿了顿,「其实我们就像这薛定谔的猫,在打开笼子之前,其实生与死都是一样的,有同等的可能……凡事总要试一试才知道。」

  呵,说了半天,原来他是想说这个。

  的确如此,试一试才能知道,她很高兴他愿意迈出这一步,不再当一个守墓人。

  也许有天她会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分,说不定他真的会相信呢,凡事不尝试怎么知道?

  一个人的喜怒哀乐,其实不必言说,只要一个细微的表情就可以展露无遗。

  杜阡陌看着站在窗边的安夏,她仍是那副乖巧的模样,然而他却能明显感受到她的喜悦。

  她的嘴角不时带着情不自禁的微笑,凝望着樱花树,阳光投洒在她身上,整个人格外清丽。

  现在的她变得更像从前的夏和。

  杜阡陌越来越相信圆通法师所言,这世上或许真有离魂附体之事,眼前的她可能真的是从前的夏和。

  他掸挥衣袖,亲手托着鹦鹉来到她的身后。

  安夏正在沉思间,猛地听到一阵微动,蓦然回首,只见鹦鹉鲜丽的羽翼扇子一般于眼前伸展开来,把她吓了一跳。她一笑,手指伸向那鹦鹉,「殿下又在吓晚奴婢。」

  鹦鹉叫了两声,轻轻啄住她的指头,亲昵无比。

  「在看什么呢?」杜阡陌笑道:「从前你总能察觉本宫站在你的身后,今儿是什么让你这样入迷?」

  「奴婢不过是在看那片落樱。」安夏道:「日子过得真快,转眼间,春天也过了一半。」

  「来,本宫有一件礼物要送你——」杜阡陌摊开她的素手,从袖中掏出一只锦盒,放入她的掌心。

  她不解地将盒盖开启,只见其中伏卧着一对羊脂玉耳环,诧异得瞪大眼睛,「这是……」当初她送给杜夫人的那对羊脂玉耳环?没想到这么多年以后,还得以再见。

  看来杜阡陌与杜夫人暗中仍有联系,也不知杜夫人最近过得如何?想必她仍在萧都与蓝掌柜过着惬意的日子吧?

  「这是我母亲的东西,」杜阡陌道:「她说这要送给我将来的身边人。」

  他没有说「妻子」,因为他没有最后认定她,他的心中仍旧放不下夏和,但至少她已经占据了他心中的一隅,有了自己的位置。

  他肯跨出这一步,已经难能可贵了,她希望终有一日他能真正认出她来,得到皆大欢喜的结局。

  「奴婢也有礼物要送给殿下。」安夏自袖中摸出一枚同心结,黑色丝线编成的同心结在暗处隐隐闪亮,精致如玄蝶之翼。

  杜阡陌问:「怎么不是红色的?」

  「奴婢刚刚学着编的,」安夏低下头去,声音也变得轻盈,「听说崎国的风俗,新婚当晚夫妻两人须各自剪下一绺头发加入黑丝线,编成同心结以示永结同心,百年好合。」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