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驸马难追(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62 页

 

  若无那场战乱,渭王未必能夺位当上崎皇,杜阡陌也做不了崎国太子。

  蝴蝶搧一搧翅膀,也许能刮起飓风,也许不能,然而凡事皆有因果,只要改变了因,就会得到相应的果。

  这一切便是夏和以一已性命,换来的果。

  楚音若问:「今日宫宴之后,还有什么安排?」

  小茹道:「今日七夕,安良娣提出要去护京河看河灯。」

  「河灯?」楚音若再度笑了,「果然是小女孩的心思。」

  小茹又勾起了满满的回忆,「当年奴婢也陪过公主去看过河灯呢。」

  楚音若心想,或许就是因为当年的缘故,才会有这番安排吧……希望他们玩得愉快。

  又回到了萧国,回到了这往昔的记忆之地,夜幕之中,安夏站在护京河的河堤上,看着河灯如明星般璀灿,感慨良久。

  过了好半晌她才回过神来,发现杜阡陌正凝视着她,那眼神中似有一丝深意。

  她连忙道:「妾身恍神了,这里的美景令妾身沉醉。」

  「放河灯的确有趣,也勾起了本宫的一些回忆。」杜阡陌笑道:「不如咱们也放一盏吧。」

  「听说,河灯不是自己亲手做的,不灵验呢。」她皱着眉道:「来得匆忙,妾身没有准备。」如今她没有什么愿望要许,能陪伴在他身边,已经实现了她最大的愿望。

  虽然她悄悄盼着有朝一日他能认出她,不过就算一辈子认不出,也没什么关系,做人要知足,方能长乐。

  「本宫倒是有准备。」杜阡陌对随侍示意,随侍立刻奉上了一盏河灯。他道:「你看,这是本宫亲手做的。」

  「太子做的?」安夏大吃一惊,「太子何时做的?妾身都不知晓……」

  「昨夜悄悄做的,」杜阡陌微笑,「就为了给你一个惊喜。」

  「想不到太子还有这样的手艺……」安夏轻抚着那盏河灯,想到了什么,静静莞尔。

  他的手艺的确进步了许多,遥记上一次放河的情景,当时他做的那盏实在粗陋得很,如今却懂得镶边描花了。

  她细看,那河灯上依然有一行小字——

  愿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当年许过的愿早已实现,若再许一个,其实也还是那个。

  他不变初心,让她欢喜。

  他问道:「这盏河灯,可算漂亮?」

  安夏满意地笑着,「殿下亲手做的,自然漂亮。」

  他忽然换了郑重的神情,瞧着她,「比起从前那盏呢?」

  「啊?」安夏一怔。

  他追问着,「哪一盏比较好看?」

  什么意思?他的这个问题仿佛有所暗示,难道说……不,她不敢相信……

  「夏和……」他轻声道:「原谅我这么迟才认出你。」

  安夏瞪大眼睛,全身僵立,脑中嗡地一声,如同烟花绽开,而后白茫茫的一片。她的泪水在这呆怔中缓缓流淌下来,像是雪融冰化。

  夏和。他在唤她从前的名字,夏和。

  安夏唇间颤抖着,低哑地问着,「殿下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