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医条富贵路(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3 页

 

  “你可别因为她年纪小就轻视她。”

  “我不敢轻视小大夫,只是大周名医皆束手无策,她竟有一半成算,实在让人难以相信。”卫邵不曾看过主子如此维护一个人,对林言姝,他不敢流露出丝毫的藐视,不过,也要让主子看清楚状况。

  “若没这个本事,她应该不会开这个口。”她只是有点莽撞,并非不知分寸,要不,直接将她师父或师弟推出来,岂不是更容易跟子书达成协议?

  “阎妃临死前说过,此毒与解药早已绝迹,蒋太医也如此认为,小大夫要如何解毒?”

  阎妃是先皇的宠妃——先皇时后宫最厉害、最狠毒的女人。先皇一驾崩,安宁长公主便说动太后让阎妃给先皇殉葬,阎妃便勾结其他皇子下毒谋害安宁长公主,没想到这毒却入了爷的口,当时爷如同置身寒天雪地,无论盖多少被子、烧多少银霜炭也无法使身子暖和,还好蒋太医即时给爷泡了药澡,将爷从鬼门关拉回来。

  随后事情追查到阎妃身上,而阎妃在安宁长公主命人逼供之前抢先吞下毒药,最后只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此毒与解药早已绝迹。安宁长公主说过,阎妃留下这么一句话,目的是要他们一辈子没有盼头,其心可谓恶毒。

  “我也很好奇,我们很快就能知道了。”

  “但愿小大夫真有本事为爷解了体内的毒。”

  “我相信她解不了也可以保我长命百岁。”

  主子相信,卫邵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便道:“时候不早了,爷该回去了。”

  卫容骏不发一语的转身往另外一边离开。

  经过五日的等待,楚昭昀有过不少想像,不过,万万没想到会先遭到惊吓。

  “这是啥玩意儿?”楚昭昀惊恐的指着林言姝从药箱取出来的东西,他未曾见过如此怪异的东西,尤其那尖尖的像针一样的东西,教人寒毛直竖。

  林言姝扬起下巴,一副“你很没见识”的道:“这是我师父独家的抽血仪器。”

  楚昭昀不是很明白,但是捕捉到关键的两个字,整个人差一点激动的跳起来,“你要抽他的血?”

  林言姝不屑的斜睨了他一眼,他看起来明明高大威猛,好像天不怕地不怕,怎么抽个血就吓傻了?“你们不是不清楚容先生中了何种毒吗?我也只能从容先生的血液里面寻找解毒的法子。”

  “不能用其他的法子吗?”楚昭昀还是无法接受那玩意扎在身上。

  林言姝很想一脚踹过去,师父老是笑话男人中看不中用——此话用在他身上还真是对极了!“若能用其他法子,我有必要抽容先生的血吗?”

  “可是……”

  “你出去,别在这儿扰乱我!”

  “我不会将容先生单独留给你。”

  林言姝瞥了迎夏一眼,“没看见这儿还有一个人吗?”

  迎夏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人家她好歹比她家姑娘高了半个头,看起来有如此不起眼吗?

  楚昭昀完全漠视迎夏无声的抗议,“她是你的人。”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