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医条富贵路(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5 页

 

  “容哥哥吃了我的养生方子,有没有觉得不再那么怕冷了?”

  卫容骏点了点头,“以前总要进入酷夏,手脚才会微暖,如今吃了你的养生方子,即使还没入夏,手脚也有暖意了。”

  “真的吗?”

  卫容骏伸手轻碰她的手,“如何?是不是暖的?”

  林言姝突然觉得心跳得好快,有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从他指尖传过来……清了清嗓子,她努力保持镇定,“很高兴我的养生方子对容哥哥有帮助。”

  “你送我养生方子,我还没有回礼。”卫容骏取下身上的荷包,从里面取出一块玉佩递过去。

  林言姝连忙摇头,“我是大夫,尽我所能医治人本就是应当的,岂能收礼?”

  “你尽己所能,难道我不能表达感谢之情吗?”

  师父教过她,不可以随便收人家的礼物,尤其是私下送的礼,因为这些礼物往往有特殊含意,一不小心她就会将自个儿卖了……她是不是想太多了?容哥哥都说了,只是表达感谢。

  卫容骏霸气的抓住她的手,将玉佩塞进她手中。“你要小心保护,不可以弄丢了。”

  这会儿不想收也不行,林言姝连忙取出袖兜里面的荷包,先拿出里面一只模样古灵精怪的玉雕兔子,跟玉佩并排放在手上一起观赏。

  “这只玉兔真可爱。”卫容骏一眼就看出玉兔价值连城,绝非一般人家能拥有。

  “这是我爹娘留给我的遗物。”

  “你爹娘留给你的遗物?”

  林言姝眷恋的摸着玉兔,“师父捡到我的时候,我身上什么也没有,只有这只玉兔。师父说,这必然是我爹娘留给我的遗物,教我好好保管。”这只玉兔不便系上炼绳戴在脖子上,她只好装进荷包随身带尝,又怕弄丢了,迎夏还刻意在她每件衣服的袖子里弄了一个口子很深的袖兜。

  “你是不是很思念你爹娘?”

  “师父捡到我时,我还是娃儿,我没见过爹娘,想要思念,也不知从何思念起。”每次提起此事,她都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悲伤,孤儿没关系,但至少让她知道爹娘的模样,好教她能够思念。

  见状,卫容骏伸手轻碰了一下玉兔,打趣道:“你的小名是不是唤小兔?”

  林言姝是一个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的人,转眼间她又笑嘻嘻了,“容哥哥真是聪明,我的小名就是小兔,不过长大了,师父再也不喊小兔,总是丫头丫头的唤着,就怕人家不知道我是女娃儿。”她是粗鲁了一点,还像猴儿一样爱爬树,可生得娇美可人,根本没有人会误以为她是男儿身。

  “对你师父来说,你是她的丫头。”

  顿了一下,林言姝点了点头,“我知道。”师父不希望她困在过去,成日想着她的爹娘会不会还在这世上?

  他们很可能因为现实的无奈,不得不遗弃她,说不定有一日,他们会来寻她……这种虚无的期待并非好事。

  “玉兔和玉佩收好,每日都要仔细查看。”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