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医条富贵路(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5 页

 

  林雨兰仿佛没听见,自顾自的接着道:“我看那位容先生恐怕不单是权贵之家的子弟,还是皇亲国戚,你最好别放在心上。”

  吓了一跳,林言姝不安的问:“为何师父认为容先生是皇亲国戚?”

  “姓楚的是永安侯世子,而永安侯世子如此保护他,这表示他的身分极其贵重,因此他的身分有两种可能,第一种——皇子,不过就我所知,当今皇上的第一个儿子好像才十五、六岁,而按你的推测,他易容之后的样貌大约三十,他是皇子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第二种——皇亲国戚,这表示他不是来自皇后嫔妃娘家,就是来自皇室自家。”发挥现代人的想象力,再按情况推论一下,结论很快就出来了。

  “不是,我看永安侯世子对容先生有非分之想。”林言姝无法否决师父的推论,只能虚弱的紧咬这一点。

  “师父看人最准了,师父保证那位永安侯世子绝对没有断袖之癖。”

  “师父见过永安侯世子?”

  “你忘了吗?我们在燕王府有过一面之缘。”

  略一顿,林言姝还是不服气的道:“我看他对容先生就是不怀好意。”

  叹了声气,林雨兰摇了摇头,“丫头,蒙着眼睛就可以改变事实吗?”

  “可是师父也不能证实容先生真是皇亲国戚。”

  “即使不是皇亲国戚,你们还是没戏唱,除非,你愿意委屈自个儿当个妾。”

  林言姝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师父!”

  “你不愿意是吗?”见林言姝一脸“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林雨兰悄悄松了一口气,还好还没昏了头,“那就别去京城,要不,若他以权势逼你为妾,你如何是好?”

  “容先生不会如此待我,而我真的只想为容先生解毒,没有其他念头。”她从小跟着师父四处行医,富贵之家的嘴脸见多了,她们这样的人在他们面前是很低下的,这也让她早早看清楚自个儿的位置,从来不敢生出高攀之心。

  “丫头,有谁愿意离乡背井去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举家搬迁不是小事,我们又不是在这儿过不下去,不得不逃离这儿。”

  双肩垂下,林言姝羞愧的道:“师父,对不起,我太自私了。”

  “你别自责,你有自个儿的想法并没有错,就像师父有自个儿的考量。所以,你要师父去京城也不是不行,但是要有充分的理由说服我,不过,像是为了替容先生解毒这种事,恕我难以同意。

  “你自个儿想想看,即使你能在京城找到更多关于北国的书册,你就能保证解得了容先生体内的毒吗?若你只是想要取得更多关于北国的书册,我可以托人帮忙,也不是咱们非要搬到京城不可。”

  “我明白了。”

  “关于寒心草的事,师父也会打听看看。”

  “谢谢师父。”

  “不过,师父还是同样的话,若是遇到救不来的情况,就应该放下,别一味的跟自个儿过不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