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医条富贵路(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6 页

 

  她并非不懂这个道理,可是一想到容哥哥终此一生为寒毒所苦,若是将来有一曰他身体状况不好,一旦寒毒发作,很可能就会夺走他的命,她就觉得自个儿不能不管,心想再仔细钻研,说不定她能找到解毒的方子……

  是啊,如今已经找到根源了,教她放弃,谈何容易?

  “好啦,别闷在这儿想东想西,跟师父去做药丸,夏日到了,治疗中暑的药丸销路特别好,我们要多做一点……”

  林言姝乖乖跟在林雨兰屁股后面,可是什么也听不见,一会儿忍不住想,有什么理由可以说服师父?一会儿又想,她不应该太自私了……左右摇摆,她觉得自己好像快被撕成两半了。

  第九章 福恩寺遇袭(1)

  人人都说燕王是武夫,因为他杀人无数,可是上了战场,不想杀人,难道等着被杀吗?

  这道理寻常老百姓不懂,他们只知道燕王是英雄,但也是粗暴的莽夫。

  其实比起拿刀砍人,燕王更喜欢拿笔作画,像个优雅的文人,因此偷得浮生半日闲,他总是待在燕王府景色最美的揽花阁作画,而这种时候,无论身边的人有多着急的事,也不敢打扰他。

  周子曜看着燕王放下手上的笔,欣赏了一会儿,方才出声赞叹道:“父亲的牡丹不愧是花中之王,冠绝群芳。”

  “可惜,终究不及宫里的牡丹。”

  燕王不是没想过京城的那张龙椅,可是当今皇上看得很明白,比起大周长年的死对头北辽,燕王府才是他难以预料的对手,燕王府可以是伙伴,也可以是敌人,取决于双方势力的差距,所以,与其成日想着对付北辽,还不如先削弱燕王府的兵力,确保将来大周在对付北辽时,燕王府不会反过来咬一口。

  这个道理北辽也懂,偏偏北辽诸位王子忙着内斗,不愿意跟大周对上,附和大周议和之声便起,唯有三王子清楚燕王府是北辽制衡大周朝廷的最佳盟友,只是这位王子不是北辽王最爱的儿子,说话有分量但起不了太大的影响力。

  “在我看来,父亲的牡丹乃天下第一。”

  燕王接过小厮递过来的热毛巾,擦净双手,又递给了小厮,再接过一盏茶,终于不疾不徐的道:“说吧。”

  “消息送出来了,楚昭昀身边有位容先生,说是永安侯的谋士。”

  燕王微微挑起眉,“永安侯的谋士?不是皇上的人?”

  “这是楚昭昀亲口所言,不过究竟是谁的谋士,父亲不如让京中眼线细细查明。”

  略一思忖,燕王摇了摇头,“即使他是皇上安排的人,那又如何?最重要的是,他是谋士,只是给楚昭昀出谋划策的。”

  怔楞了下,周子曜听出父亲的言下之意,困惑不解的问道:“如果他不是谋士,他会是谁?”

  “他年纪多大?”

  “三十左右。”

  “你可知道皇上宠信的那几家权贵中,有哪一家公子年纪三十左右?”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