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医条富贵路(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7 页

 

  北辽。后来温和保守的仁宗皇帝继位,更是不敢招惹燕王,燕王便在朝廷的放纵下渐渐成了大周的隐患。

  当今皇上继位后,北辽内斗,求和之声四起,可是一旦大周和北辽议和,双方开市互贸,裁减北境军队是为必然,而皇上无须任何理由就可以削弱燕王的兵权,这是燕王最不乐意见到的。因此议和一事刚刚传出来,北境就陆陆续续出现盗匪作乱之事,盗匪的来历直指北辽,朝廷反对议和之声兴起。

  皇上相信这是燕王所为,是为了要阻止议和,最后皇上只能对外宣称派出钦差查明盗匪作乱之事,不过却是暗中派卫容骏执行与北辽的议和。

  “你不必担心我,我自有分寸。倒是你,真的准备将那个孩子找回来吗?”

  原以为十几年前从西北返京途中,因为遇到流民而跟着奶娘一起坠落山崖死掉的孩子,竟还好好活在这世上,这本是开心的事,可是安然躲过流民攻击的奶娘未逃至家乡就病倒了,心想大概是活不了了,正好遇见一位前往福恩寺祈福的姑娘——虽然看起来妖妖娆娆,不是正经人家的姑娘,可是想要孩子活命,也只能托给对方。

  后来奶娘花了许久时间养病,终是活了下来,回到京城来说了这事。

  孩子在妓馆长大,会养出什么德性?永安侯认为索性当孩子死了,但永安侯夫人说什么也不愿意,孩子再不好,也是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再说了,若是那位姑娘早就带着孩子离开妓馆,她的孩子会不会正在受苦?

  一顿,楚昭昀艰涩的道:“若是妹妹真的在妓馆长大,我倒宁愿她死了。”

  “她总归是你妹妹。”

  “永安侯府实在要不起一个流落妓馆的女儿。”他可以理解母亲失而复得的心情,可是他与爹的想法一致——永安侯府更为重要,若这个妹妹会成为永安侯府的祸患,还不如不认,只要给她一份家产,保她一生锦衣玉食也就够了。

  “你也不必太担心了,她不是还未及笄吗?想必还是清倌。”

  “若是如此,倒也是不幸中的大幸。”

  略一思忖,卫容骏总觉得此事疑点重重,“那位奶娘有没有可能说谎?”那奶娘一回到京城,就被永安侯府的人发现,这不能不教人怀疑暗藏阴谋。

  “我们不是没有怀疑,但是奶娘为何要说谎?”

  “有人在背后操纵此事。”

  “若是奶娘背后有人,目的何在?我爹得罪的人不少,我娘却是向来与人为善。”

  假使真有人藉着此事作怪,这种手段也应该是出自内宅妇人之手。

  卫容骏想不透的正是这一点。

  “我爹说了,如今最要紧的还是先找到人。”

  “你可想清楚了,如何寻人?”

  “不急,总要等我真正到了燕州,才能够采取行动。”

  卫容骏点了点头,显然累了,眼睛一闭便睡着了。

  楚昭昀走过去为他盖好被子,退出房间。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