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艳福擒飞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嗄?”她茫然抬眼,眨了眨。

  蝉:昆虫纲半翅目颈喙亚目其中一科。

  蝉蜕:蝉科昆虫黑蚱等幼虫羽化后脱落的皮壳。性味与归经:甘、寒。入肺、肝经。功效:散风热,利咽喉,退目翳,定惊痫。

  ──校长、老师,对不起!我错了,大学课业果然是有用的!

  蔡桂福激动地“诈尸”了!

  “老大夫说那些蝉蜕品相极好──”小伙计重复一遍,却被她突然蹦起来的大动作吓得后退了两步,“呃,有、有多少收、收收多少……阿福姑子,你请、请自重啊!”

  “哎哟!我的小恩公啊!”

  可怜还是嫩苗一支的小伙计小手被两只激动的爪子攥得紧紧,被迫对上这一头短发面露贼笑眼放狼光的蔡桂福,总觉得那邪佞的笑,那暧昧的眼,那不怀好意的嘿嘿嘿表情,怎么看怎么碜人。

  小伙计慌了,急忙抽回手,死命攥住自己的衣襟,哎叫一声。“小子今年才十二岁又零八天,还不能──不能──我是清白的!”

  ……啥鬼啊?

  蔡桂福一愣,顿了顿,随即没好气地大翻白眼。“啧,你放一百二十个心,老娘再饥渴也不会没人性到看上你个毛还没长全的小鸡崽啦。”

  “小子听见你吸口水的声音了。”小伙计抓着衣襟的手更紧,控诉道:“解释就是掩饰。”

  “呃──”她一时语结,突然有点想问面前的小伙计,他是不是也是穿越来的?

  等一下!那个不是重点,重点是对于她这个一穷二白三惨四绝的穿越打工仔来说,“有多少收多少”、“价钱好商量”什么的,实在是太销魂了,听到能不激动到猛吞口水吗?不过明明三两句话就能解释清楚,偏偏卡关在“身分栏”上,还真是叫人有苦难言。

  “孩子,大人的世界你不懂,很残酷的。”她拍拍他的肩头,语气沉重地道,“等你以后长大就明白了,而且我真的一点也没有染指小童、摧残幼苗的意思。”

  “谁知道啊?蚊子再小也是肉……”小伙计怯怯咕哝。

  “我还是有追求的好不好?”她只能恨恨地瞪了小伙计一眼。

  好歹没穿越前她也算是“安栗传销”业务部的新进美女之一,还是被部门同事约唱过几次KTV的……

  小伙计见她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不禁有些心软下来,心情徘徊在维护男性尊严和逃脱女魔爪之间上下荡了个来回,面色好不纠结,最后煞有介事地叹了一大口气。

  “其实也不是针对阿福姑子你……”小伙计吞吞吐吐,为难又愧疚地望了她一眼,硬着头皮安慰道,“总之,小子只是比较喜欢年纪相近,有头发的……”

  本来看着这圆脸少年在那里为难扭捏害羞红脸还挺萌的,结果蔡桂福越听脸色越拉黑──“老、娘、有、头、发!”

  飞白肃静地膝坐在燕檐低垂的茶堂内,大手持着土色茶碗,喝了一口掺杂了盐与些许香料的碧莹莹茶汤,鹰眉微蹙,随即搁置一旁。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