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艳福擒飞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6 页

 

  “哈──啾!”

  下一刻,她眼前忽地一黑,接着就不省人事了……

  ──等再度苏醒过来的时候,蔡桂福只觉得脑袋瓜胀痛得厉害。

  她这是宿醉……还是又穿越了?

  老天爷, 你能不能别再这样玩我了?信女蔡桂福心脏不好,禁不住一次又一次的惊吓啊!

  “别装死,你醒了。”一个低沉清冷得令人牙关打颤的声音响起。

  蔡桂福勉强睁开眼,顶着疑似轻微脑震荡的痴呆嘴脸,傻傻望着居高临下睥睨注视着自己的……喔哟!是个大帅哥耶!

  高大,冷漠,英俊,如山峰之巅的一捧清雪,又似一柄最孤独的剑……

  有一种人,已接近神的境界,因为他已无情。

  有一种剑法,是没有人能够看得到的,因为曾经有幸目睹的人都已入土。

  有一种寂寞,是无法描述的,因为它源自灵魂深处。

  蔡桂福脑子中莫名冒出了这一大段古龙笔下形容剑神的句子,心口一热,心神一荡,突然口干舌燥了起来。

  莫非、莫非她这次改穿越到《陆小凤传奇》这本书里了吗?

  妈呀!她这也太幸运……呸呸呸,是太、太坎坷奇情了吧?

  “你是……”西门吹雪吗?她一脸花痴地吞了口口水,哆嗦激动着开口,忽然发现──咦,这“西门剑神”眼熟得有点奇怪啊?

  “你是谁?”他冷冷地问。

  “我?我是谁?你是西门吹雪,我当然就是峨眉四秀的孙秀青啊,嘿嘿嘿……”因轻微脑震荡导致脑袋混沌如浆糊的蔡桂福晕陶陶、傻呵呵地笑得好不猥亵。

  扑倒剑神!吃掉剑神──老天爷, 你对我真好啊,哇哈哈哈!

  飞白瞪着她,二十几载来竟破天荒地愕然到无言以对。

  就这傻货,让他百链成钢的手下不惜起内哄?

  “……”他开始认真怀疑起自己素来引以为傲,冷血无情的暗影炼狱训练还是太温和了。

  这厮,他杀了都嫌脏手。

  蔡桂福恍恍惚惚地眨了下眼,突然发现那高大的影子彷佛身上寒气更重,而后渐渐消失在眼前……

  不不不,剑神!您回来呀,不然给摸摸小手也好啊!

  第2章(1)

  当蔡桂福再度醒来,发现自己还是在同一个朝代、甚至同一条街的破旧山神庙时,只觉得自己被命运森森邪恶的捉弄了。

  ──行!要来玩真的是吧?

  “以为老娘这样就会被打败了吗?哼,早得很!”她猛然翻身坐起,顾不得晕眩得险些倒头栽的胀痛脑袋,双手握拳,咬牙切齿的朝半空挥舞。“一日安栗,终生安逸,凡我安栗人,就没有克服不了的难关,征服不了的客户,这就叫‘有服务就有客户’,‘安栗精神,芝麻开门’,世上除了奸淫掳掠以外,还没什么是我们安栗人办不到的呢!”

  隐于暗处的飞白眸光瞬间冰冷。

  这安栗……必定是某种邪教!

  听从自己的直觉留下来,果然窥探出了一丝这似憨傻疯癫女子的真面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