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艳福擒飞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70 页

 

  飞白目訾欲裂,震惊、狂怒、痛苦得几乎肝胆俱碎——

  可是无论他怎么拚着全身力量如何冲撞,在自己和她之间那堵无形的天堑中打出一记又一记足可裂山碎石的掌劲,却怎么也击不溃那该死的重重阻隔!

  眼看着蔡桂福逐渐走近那已经扩大到她跟前的巨大漩涡,只要再跨一步,她就会永远消失在他眼前,消失在他生命中——

  “阿福回来!”飞白大恸,霎时血气翻涌、经脉大乱,悲伤而绝望地大吼一声。

  求你,别走……

  蔡桂福耳际一轰,她这才像是惊醒了般地怔怔回过头来,隔着仿佛变得镜花水月般模糊的视线中,却依然能清楚无比地看见口溢鲜血、满眼哀楚凄怆的他。

  飞大人。

  “要到站了。”大巫眼神悲悯,声音却清冷空灵如空谷回音。

  耳熟的捷运到站铃声又在她耳边响起,这思念的铃声此刻听来却分外刺耳……

  ——到站了,阿福该下车了。

  脑际声音不断提醒催促,可她脚下却无法再移动半寸。

  ……怎么办?她该怎么选?她该怎么办?

  “阿福,回来。”飞白的嗓音已不再撕心裂肺,却是低微破碎绝望得让她整颗心剧烈疼痛起来。

  飞大人……别伤心……

  ——阿福,再也不要让飞大人伤心了!

  一念起,顷刻间竟是神奇地狂风飞沙止息,阴郁沉沉的苍穹云散天开——

  蔡桂福回头看了像海市蜃楼般逐渐淡去的二十一世纪台北……恍惚间好似看到了在田里的阿爸抬头对她慈爱地一笑,露出了晒黑老脸上的大白牙……

  ——阿爸,您放心,我在这里很好,您在那里也要身体勇壮老康健,不孝女阿福永远想您,爱您。

  她落下泪来,随后毅然决然地转身,直直飞扑进那个痴痴望着自己的高大身影怀里——

  “飞大人,我回来了,我选择了我的心和宿命,以后都不会再走了。”她把脸深深埋在他强壮温暖的胸膛里,哽咽含泪地笑了,却字字郑重宣誓。

  以千年跨越,立海誓山盟,谛结鸳谱。

  “阿福……”飞白狂喜得不敢置信,却是紧紧地、紧紧地搂抱着她,便是生生死死,也再不能教他放手了。

  众人震惊之色尚未褪去,却不约而同被这一幕深深感动了。

  伢大监偷偷的擦眼泪,还以为没人看见。

  大巫却是意味深长地笑了,满意地颔了下首,随即又如来时般悄无声息地飘然而去了。

  ——神鬼莫测法力高深的人就是有本钱任性,科科。

  【全书完】

  番外 飞白999吃到饱

  在北齐高壑帝金口赐婚,飞白与蔡桂福洞房花烛夜……的前一天。

  高壑帝盘腿坐在锦榻上,屡屡望着背后,怅然失落地叹了这些日子来的第一千八百九十九次气儿——

  “唉。”

  一旁的北齐后正在雪白素手上抹着蔡桂福特地上贡的“海洋拉拉精华护手霜”,闻言险些喷笑出来。

  话说当日,在大巫引起了那场惊世骇俗的风云诡变之后,便毫无半点江湖道义地拍拍屁股就走,连句解释也不丢下,后来还是紧搂着心爱女人的飞白,霸气侧漏态度强硬地压下了所有人的疑虑——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