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懒女古代日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 页

 

  也是庆幸早早分了家,所受到的牵连才是最小的。

  就在宁知秋十二岁这一年,她位居高位的大伯父居然贪财贪到涉入科举舞弊,他收买了出题官员,将这一科考题以一万两一份的价钱卖给考生,还贪心不足的主动招揽考生,好卖得更多的银子。

  谁知好死不死的,此事辗转让一名考生意外得知,他正好是刚正不阿的御史之子,御史大人一状告到御前,圣上大怒。

  宁锦隆的官位保不住,家族中在朝为官的子弟一律革职,宁家年满十六的男子斩首示众,余下家眷悉数充军边关。

  因为宁家五房久居江南,长年被人遗忘,当皇上想起还有一房人未受罚时,其实怒气已消得差不多了,加上宁锦昌在远山书院的学生们上书求情,有功无过,皇上御笔一挥免除死罪,改判一家子流放川蜀,未遇大赦不得返京。

  科举在春天,如今已入夏,五房一家人便是在流放途中,天气炎热不说还遭遇一场暴风雨,其中身子最弱的宁知秋如意料中的病倒了。

  “大姊,你拿下我的发簪。”她想活,不想死。

  “发簪……这一支蝴蝶簪子吗?”她看了看蝴蝶铜簪,眼眶迅速地蒙上一层水雾。

  她的妹妹多娇气呀!从来非金非玉不戴,这会儿只能用铜铸的簪子,她太委屈了……

  “嗯。”都山穷水尽了,不拿出来不行。

  宁知槿帮妹妹取下簪子,拿在手上,她以为妹妹是发簪硌到头了,不舒服,这才想取下。

  “你将簪子向右转三圈。”她有气无力的说着。

  “转三圈……”这小丫头又在搞什么鬼?

  咦,开了?

  宁知槿见发簪从中间分成两截,里面是中空的,塞了几张薄纸。

  “当年我们离京时,老太君在我的香囊里塞了五张百两银票,这些年我买话本子、珍珠宝石花去一些,还有两百两……”来不及花掉,就压在首饰盒内层的最底下,想着等娘生辰时再为娘买一只翠玉手镯,她最爱玉镯子了。

  没等她说完,宁知槿迫不及待的抽出空心簪子中的银票。“一张、两张,真的是银票!你……你这丫头,让姊姊说你什么好……”

  她又哭又笑,热泪盈眶,看着妹妹的眼神是好笑又好气。

  在得知大哥贪渎舞弊一事的宁锦昌当机立断的散去家产,将能变卖的都化为钱财,分给家中下人,并还了他们卖身契,让他们各自回家去,免受发卖之苦,后来大部分的钱都是用在打点官差身上,自家傍身的银两其实所剩不多,一家老小只够嚼用一年,他打算等到了川蜀再做打算。

  谁知小女儿突然病了,还病得不轻,这才捉襟见肘,知晓银子还是不够用,只得父子俩想办法挣点饭钱。

  “大姊,簪子其实是金的,从前我让樱桃去请人做的,就想着藏私房钱让你们都找不到呢。”那是她穿越过来后无聊,想到从前校对过的穿越小说里好像有人做过这么个玩意,自己便也想试试,藏个银票、情书小秘密什么的也很有趣。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