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九九 > 一夜公主(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6 页

 

  「嗯……话说多,真是累了呢。」她喃着,疲惫地闭上眼。「四哥,我要是睡太沉了,要记得叫醒我。」

  「哪回不是我叫醒你的?」他噙着笑,瞅着她沉沉睡去,瞅着她的眉眼松开,生命开始从指尖流逝。

  他哑声道:「醒醒了,小堇,时候到了。」他的手微使劲,将她的魂魄从体内抽出,展现在他面前的正是她风华正盛的容貌。

  「四哥,从这一刻开始,我就真的跟你同命同寿了。」柳堇一把抱住了他。

  「是呀,可是从此以后,你得要陪着我在暗无天日的地府生活了。」他亲了亲她,牵着她的手,走在忽暗忽明的黄泉路上。

  「暗无天日有什么不好?咱们就来种些花草吧。」

  「不容易呢。」

  「四哥,在我手上没有不丰收的田,没有种不活的药材。」

  「让我瞧瞧你的本事吧。」

  「嗯,咱们来试试能不能在地府养棵银杏。」

  华逸轻哼了声。「除了银杏以外,你什么都能试。」

  「为什么?」她隐约察觉到四哥讨厌银杏,好比他们离开柳庄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只在一处定居个五到十年不等,也进了城住过一阵子,曾经路过青宁县,但就是不踏进柳庄。

  「没为什么。」

  「说嘛,四哥。」她挽着他的手臂央求着。

  华逸摇头不吭声,他绝不会承认他连一棵树都会嫉妒。

  【全书完】

  后记

  逃不出的梦境 绿光

  很多年以前,我一直重复作一个梦,次数多到数不清,而梦中的我重复地死在枪下。梦中的我,像是进入了一个宴会厅,厅上衣香鬓影,而恶梦总是在我踏进洗手间开始,血腥屠杀从背后而来,无一幸免。

  梦境逼真得非常可怕,简直就像是曾经经历过一般,每每惊醒时,都是一身汗湿。可是呢,梦的次数一多,饶是圣人也会从恐惧变成愤怒吧。

  于是每次入睡前,我都会告诉自己,不准踏进洗手间,可是每回总是在踏进洗手间后才会想起,于是内心里开始飙骂,然后恶梦再一次的结束。

  最终一次,在我踏进洗手间之前,我想起来了,告诉洗手间里的人赶紧离开,于是我和幸存的人逃出了建筑物,避开了一场血腥屠杀。

  然而,逃出之后,面临的却是破坏殆尽近乎荒凉的城市街景……突然间不知道逃与不逃之间到底有何差别,彷佛打一开始就是无从选择的无奈结局。

  从此之后,这个梦就再也没出现过,当然也没有后续的梦境,而我不懂梦,也不知道这个梦是否想告诉我什么,事实上,一段时间之后我就把这个梦给忘了。

  再然后,前阵子我整理书架时,翻看着以前写的杂记,看到自己写下的梦境,心想,当个题材吧。

  于是,书中的梦境就是从这里迸出来的,至于梦境的结果无不无奈,嗯……就是无奈,可正因为这份无奈,才会愤怒,才会不计代价想要求得圆满,对吧。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